6月
29

两人跟着朱雀往地层里面转来转去,之前墨炎烈走过,是一个圈,但发现其实并不是这么一回事,是朱雀自己弄出来的假象。

这里面居然有好几个通道入口,只是被朱雀掩盖得很好。

此刻它推开一个石块之后就对墨炎烈道:“主人,很近了,现在开始要收敛气息了,以防万一。”

墨炎烈点点头,随即继续往前,走了大约十米左右,朱雀抬头,墨炎烈跟着抬头,就看到是一个很长的上去的地洞。

朱雀点点头后,飞去空间之中,墨炎烈则慢慢地凌空升上去。

下面还是挺宽的,但越上去越窄了,还拐了几次弯。

最后那一段,墨炎烈觉得自己这个大的人根本上不去,只能进入了朱雀空间,让小冰出来带,朱雀空间直接变成了一颗圆形的珠子,大拇指的大小。

而后面的熙月菱也进去了麒麟空间,小黑带着,自然是水滴形的。

熙月菱很高兴墨炎烈有了朱雀空间,如此一来他真的方便多了,她也少了担心,虽然朱雀这家伙不靠谱,但契约了,自然是墨炎烈说了算,确实是一件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好事。

小冰和小黑变成烟雾形态,飘上去,很快最上面的地方就只剩下一个小石洞了。

但有光线照进来,当墨炎烈和熙月菱能在洞口看到里面的情况的时候,就算做好了准备,还是觉得心痛的。

这是一个石室,大约十平米左右,没有任何东西,正中间有一只四方形的笼子,一个立方米吧,就和上古魔方印一样大小。

萝莉可爱学院风

这个笼子是闪烁着淡淡的金光的,里面坐着一个披头散发,身穿青色劲装的男人,只是这男人头发遮脸,看不清脸,灰白的胡子都到了胸口,手指甲很长,盘膝坐着一动不动。

墨炎烈的眼睛里瞬间弥漫雾气,自己的父亲就像一只野兽被关进了牢笼一般,怎么能让他不心痛。

而熙月菱也心酸无比,她是心疼墨炎烈,知道这个男人肯定很受不了。

小冰感受到墨炎烈的悲痛心情,情绪越来越不稳,连忙飘了下去,它一动,小黑连忙跟上。

到了下面,墨炎烈出来后对熙月菱道:“菱儿,我想救我父亲出去。”

“主人,怎么救?父亲现在是魔修,一旦离开这个金色的笼子,那就真的控制不住了啊。”小冰连忙急道。

“而且这金色笼子不一定能破开,这是神兵宝器,也许是老祖的东西,无法解除呢!”小烈也立刻说道。

朱雀却道:“不,这东西没有认主,不然不可能是原形,肯定会放大一些,这个大小,只能是原形。”

“确定?”墨炎烈顿时惊喜道,“那我可以收服!”大不了就是再一滴心头血。

朱雀立刻道:“我确定,而且这东西也不是老祖的,好像是方丈大师的,可能不知道如何收服吧。”

墨炎烈立刻和熙月菱商量起来。

“不行!又是一滴心头血,怎么受得住!”熙月菱立刻反对。

“菱儿,可不救他出来,我心里不安。”墨炎烈急道,“实力下降而已,我可以修炼回来,至少我能让笼子变大一些,我父亲就不用如此关着,看看他,我怎么能不管不顾呢。”

墨炎烈看着熙月菱的眼睛都湿润了。

“主人,但身上已经没有晋级的资源了,一旦连续消耗心头血,消耗会非常大的,使不得啊!”小烈连忙急道。

熙月菱心头难过,随即想到了天心果,拿出来道:“若坚持要做,这个吃。”

墨炎烈看着天心果,之前熙月菱就给过他,但他没要,毕竟熙月菱的实力现在比她低,而且这东西针对的是神识,他们两人吃了都可以神识直接到天人境九层,而且会有感悟,对以后晋级半神会事半功倍。

“若实力下了,我暂时没好的资源给,只有这个补神识,心头血也是消耗心神,那就先补这个。”熙月菱心想她还有三分之二的灵珠没有消化,但墨炎烈却没有。

“不,天心果要吃的,到时候晋级半神会好一点,因为会有雷劫。”墨炎烈连忙急道,“我有银龙血和银龙骨,晋级半神扛雷劫应该没问题,别担心我。”

“主人,让女主人契约吧!想想就算契约了,能放大笼子,但里面是活人,没有女主人的黑屋子,人可能带不走啊!”小冰想到了这个问题。

墨炎烈愣住,随即道:“难道这个笼子还不能带活人进去?”

“应该不能吧。”小冰其实也不知道,以黑屋子来说,那么这个金色笼子也是应该可以带活人进去空间的,但它不想让墨炎烈再接触有魔气的任何东西了。

熙月菱面色一紧道:“那就让我来契约,我让伯父在我的空间吧,里面风景也好一点,还有小梧桐和凤凰,也许凤凰一醒过来就能救伯父呢?”

小冰心头又是一震,凤凰唾液非常珍贵,能有一滴就非常好了,但墨炎烈也需要啊。

这可怎么办?

墨炎烈其实很想和自己父亲交流,露出为难之色。

“墨师兄,我还有三分之二的灵珠没有消化,再一滴心头血也应该可以补回来的。”熙月菱拉住他的手道。

最后墨炎烈也只能妥协,但小冰和小烈却内心很是焦急,突然间有点恨朱雀告诉他们这个秘密。

若凤凰唾液只有一滴呢!那墨炎烈肯定会救他父亲,那他不是会慢慢入魔?以后关在金色笼子里的会不会换成是他呢?

墨炎烈好熙月菱对看了很久,也想了很多,熙月菱也劝了很久,给墨炎烈两条路,一是吃天心果,二就是她契约金色笼子。

最后墨炎烈妥协了,他让熙月菱契约,因为天心果对熙月菱以后晋级半神太重要了。

商量好之后,就好办了,小黑带着水滴空间飘上去,飘出了洞口后进入了石屋之内。

墨炎烈只是在朱雀空间看着,目光看着那金色笼子里的像个乞丐一样父亲,心是一阵阵抽搐得疼。

熙月菱快速从空间出来,站在了金色笼子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