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9

“这才是光阴似箭嘛,将来,他们都会遇上合适的。”沈帝辰笑着,喝着热汤,身子果然舒服多了。

午餐结束。

众人从餐厅里出来。

管家笑呵呵地递上几盒药,给沈帝辰:“老爷,您让人送的药,刚送来。”

沈帝辰瞧了眼,递给了恩灿:“你是高学历的成年人了,怎么吃,看说明书!”

“谢谢!”恩灿笑着道:“真的是太感谢沈伯伯了。”

沈帝辰意味深长地看了文琛一眼。

文琛虽不言语,却也对他颔首,表示感谢。

可是沈帝辰就郁闷了,文琛这孩子,怎么这么傻呀。

“宝宝,过来,上楼睡觉了。”洛晞大大方方地唤着夏侯琉茵,然后将她牵在手心里,带上楼去了。

风若昀的面色有些微白。

恩灿却是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问:“喂,别看了,人家小两口早晚都要结婚的。

女孩温婉可人户外清纯美拍图片

将来洞房花烛夜,将来生儿育女,那都是顺理成章的,你现在开始摆正心态,一切都会过去的。”

风若昀收回了目光,望着恩灿:“谢谢。”

谢谢刚才在餐桌上,洛晞问他的时候,她挺身而出帮她解围。

恩灿见他这般,小脸瞬间染上桃花色,笑的有些乐。

拍了他的手一点点放在自己的后脑勺上,嘿嘿笑着:“小事儿!再说,我也谢谢你昨晚帮我针灸退烧来着,呵呵~”

沈帝辰夫妇在自家院子里聊天、晒太阳。

纽约市区是个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在大街上有个带着小院子的别墅,实在是不容易的事情。

而这样的房子最常见的,都是聚集在远离市区的郊区。

阳光很暖,风儿这会儿也是轻轻柔柔的。

沈帝辰也不知道给妻子说了什么,妻子连连点头,还笑着回头看了屋子里一眼。

恩灿也觉得干站着太过尴尬,于是对风若昀道:“出去晒晒太阳啊,闷在屋子里也没意思。”

风若昀礼貌地点头:“好,姑娘先请。”

于是,文琛认真研究完恩灿的那一堆药,又端着水杯过来的时候,到处找不着人。

他最后发现恩灿站在院子里。

阳光下,左边是沈帝辰夫妇,老夫老妻,恩爱如初。

右边是风若昀跟恩灿,恩灿的脸上明显多了许多笑容,哪里能看出半点还在病中的痕迹?

文琛无声地转身,准备将水杯还有药,交给管家,让管家叮嘱恩灿吃了。

却听身后传来沈帝辰的笑声:“文琛!过来过来!”

如此,他只能硬着头皮出去了。

看见他一手拿着杯子,一手拿了个很像是吃饺子蘸醋的那种干净的小碟子,里头还有几颗药丸。

恩灿很自然就走上前,一句话都不问,一手接过杯子,一手掌心朝上。

文琛的心,因为她这个举动,一下子就变甜了。

将小碟子里的药丸倒在她掌心里。

她往口中一丢,喝水送服。

然后将杯子还给他。

沈夫人笑道:“我们文琛真是体贴又稳重啊,将来谁要是嫁给他,真是有福气啊!”

沈夫人的话,让文琛有些腼腆的笑了:“举手之劳而已。”

恩灿也笑着走上前,抬起手臂往文琛的肩头上一架。

还拍了拍,一副哥俩好的模样。

恩灿没心没肺地笑道:“我对文琛有信心!

将来他找对象的话,我帮他把关!

而且我觉得,我跟他老婆肯定玩的特别好!”

文琛哭笑不得地看着她:“我自己的事情,自己张罗,你管好你自己,天下太平!”

众人笑了笑。

风若昀眸光流转,忽而温和地道了一句:“其实我觉得,乔姑娘跟方先生青梅竹马,很是般配。”

一句话,忽而让院子里的氛围变得奇奇怪怪的。

文琛看不出有什么情绪,而沈帝辰夫妇齐齐对着恩灿打量着。

恩灿干巴巴地笑了两声,望着风若昀,到:“你不愧是姓风的啊。”

风若昀不解:“乔姑娘这是何意?”

恩灿打了个呵欠,转身回屋了:“你们聊吧,我吃了感冒药,犯困了。”

药效哪里会有这么快呢,只是咽下太尴尬,还是溜之大吉的好。

风若昀望着她的背影,不明所以。

直到沈夫人忍不住了,对着他道:“风先生,恩灿的意思是,不管之前的氛围多好,只要你一开口说话,气氛马上就变了。以后啊,该给你起个雅号。”

风若昀挑眉:“什、什么雅号?”

沈夫人:“风神。”

风若昀:“、、”

文琛轻叹了一声,望着风若昀:“风先生,如果不需要午休的话,我们现在上去上课吧。

风先生很聪明,我相信等两个月后我们回到了宁国,风先生已经差不多可以追上琉茵小姐的学习进度了。”

风若昀一听这个,马上来了动力:“好!”

而此刻——

宝宝换了睡衣,躺在洛晞的怀里。

温暖的被子盖在身上,她的小腿架在他的身上,她还小,还是个宝宝嘛!

柔软的小手更是从洛晞的上衣下摆探了进去,贴在他的背后。

她说:“冷,这样可以暖暖手。”

可是洛晞却觉得,她的小手热乎乎的,一点都不冷。

为了让她安安静静睡觉,他便一直忍着,不管她对他做什么,他全都忍着。

可是、、

明明看着是睡着的小丫头,怎么一点点将他衬衣的扣子给解开了呢?

洛晞起先真是没发现。

他进来之后,自己的睡衣不在她房间里,便脱了外面粉蓝色的羊绒衫,穿着一件淡薄的微领衬衣陪着她躺下了。

可是,忽而感觉有人喷洒热气,甚至有柔软的小嘴巴凑上来,粉嫩的小脸蛋凑上来。

而且宝宝的睡姿越来越怪异。

洛晞忍不住俯首看了眼,问:“你睡着了吗?”

没人回应。

洛晞觉得很奇怪,她双手都搁在自己的背后,怎么解开扣子的?

再一细看,才发现,原来每一粒扣子的旁边都有被口水浸湿的痕迹。

他恍然大悟。

原来是小丫头在自己怀中,不断贴近的过程中,用她的牙齿给解开的。

洛晞喉结上下动了动。

他感觉到小丫头又嘟起嘴巴亲了他一下。

一下,一下,又一下。

她亲个没完,忽而,又轻轻咬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