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9

“原来西渺帝是想要听我父皇叫一声姑父么?”

洛晞迎上君无邪薄怒的眸子,嘴角的笑容愈发明显。

他就那样站在阳光下,君无邪越是生气,他就越是心情愉悦。

洛晞懒懒地挑眉,口气也跟着懒懒的“如果真是这样,我建议西渺帝可以直接飞去宁国,看看我父皇会不会这么叫。”

他的从容闲适,相较于君无邪的嚣张跋扈,反倒更显得轻松。

楚瑜以及旁的御侍们听见,纷纷觉得君无邪刚刚有些用力过猛。

君无邪冷眼望着洛晞“绮儿是们洛家的郡主!是凌予将军的嫡脉!这个,们洛家敢不认?”

楚瑜缩着脑袋,微微后退一步。

他不想沦为两个强大国家斗争下的牺牲品。

洛晞则是一脸无辜地望着对方,眼中有明显的轻松的笑意“她是洛家的女儿,我们洛家肯定是认的。

只不过,我这个人素来薄情清冷,从小到达,也没见过几个宗亲。

要论交情的话,呵呵,就连久居盛京市的乔家,我也不是很熟呢。

外婆家的老夏天

更何况是什么奶奶辈的早就嫁出去的郡主?”

君无邪“……”

洛晞忽而想起什么,提醒道“如果西渺帝非要按照洛家的规矩来论……

那,在洛家,最多算是洛家的姑爷郡马。

郡马见到储君,是不是也该讲点尊重?”

君无邪“……”

洛晞“就算不谈阶级,谈辈分好了,见到我这么小的晚辈,难道不该好好爱护?”

君无邪做帝王多年,口碑与手段都有,是为数不多让大家觉得跟倾慕有些相像的帝王。

气场,君无邪是不缺的。

头脑更不缺。

而洛晞不过十九岁,面对君无邪,他不卑不亢,应对从容。

在他眼中,没有害怕。

因为他很明确他有自己必须坚守的东西。

这个东西就是宁国与皇室尊严。

从小,倾慕教导他如何将宁国与子民放在首位,婚后,琉茵更是教导他时时刻刻不可以丢了皇室尊严与储君风范。

听父亲的话,是立足之根本。

听媳妇的话,是太平之根源。

洛晞的态度与气质,让君无邪不由眯了眯眼。

他是跟洛晞的祖父凌冽打过交道的人,洛晞是他几乎瞧不上的小虾米。

原以为自己亲自栽培的凌熠已经非常优秀,却没想到,洛晞瞧着也并不比凌熠逊色。

不过……

也仅仅是瞧着而已!

思及此,君无邪勾唇,笑着“我与楚兄有要事相商,晞太子还是继续参观工厂吧!”

言罢,他走向了楚瑜。

抬手一把将楚瑜的肩头搂过,就像他本身跟楚瑜非常亲近熟悉。

他笑呵呵的“楚兄,为了来见,我可是午饭都没吃。

这么有诚意,是不是很感动?”

楚瑜额头上的汗继续落着“感动!感动!”

他不敢得罪西渺,也不敢得罪宁国。

回答完君无邪的问题,又看了眼洛晞,赶紧道“对宁国感动,也对西渺感动!”

君无邪冷笑“行了!晞太子继续参观,走,带我去吃饭吧!我有要事跟商谈,这一次,我保证一定会令满意!”

楚瑜不敢走。

他好不容易带着妻子逃到了宁国,请了宁国的皇室来帮忙。

他们努力培养小公主,也是为了让小公主成为可以给柏劳子民带来数百年安宁的人。

若是真的去了西渺做妾,将来,小公主在深宫之中难以自保生下的孩子也未必就能平安长大也绝对没有继承大统的希望!

楚瑜求救一样望着洛晞“晞太子,不是也饿了?”

“我不饿!”洛晞果断拒绝,看也不看楚瑜一眼“我只是有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君无邪“做人贵在自知。

如果觉得的言行可能不当,就可以停止,不必做出来,或者说出来。

晞太子还是憋着的好!”

楚瑜“……”

他大气不敢出,望着自己肩头上,君无邪那只霸道的手,更是怂的不行。

可是,眼神却一个劲示意洛晞。

他请求洛晞的帮助。

洛晞却始终不看他。

就在君无邪勾唇,以为洛晞服输的时候。

洛晞忽然道“西渺是做好了要迎娶柏劳小公主为太子正妃并且从此正式废黜后宫制度还会保证柏劳小公主的子嗣成为将来的西渺皇位继承人吗?”

君无邪面色一变,有些恼怒地望着他“胡说八道什么?”

洛晞终于看了楚瑜一眼。

这眼神,有些玩味,口吻幽幽地说着“所以,楚叔叔,恕我直言。

西渺帝要跟在饭局上谈话的内容,我已经部知道了。

他是想要跟说,凌熠改变主意,要迎娶女儿为正妃。

但是……”

洛晞讲到这里,看了眼君无邪,揶揄着“但是,仅仅是答应迎娶她为正妃而已。

既不会正式废黜后宫制度,也不会保证将来的西渺皇室继承人是的外孙。

换言之,还得给女儿赔上丰厚的嫁妆,这个嫁妆,很可能就是一整个柏劳的命运!”

楚瑜一听,心中大惊!

女儿嫁到西渺,绝对是赔了女儿又折兵。

但是女儿跟宁国尊王定下婚约,20岁的时候谈婚论嫁,还有七年的时间,这七年的时间里,柏劳会在宁国的庇佑下生存,并且寻求未来的出路。

世界格局摆在这里,任何事情都是瞬息万变。

今日不知明日事。

更何况七年后?

万一,七年后有更好的际遇在等着他们呢?

君无邪就这样追过来,明显对柏劳虎视眈眈,而宁国虽然也开疆拓土,收了不少小国,却从来不会主动去侵犯侵占任何无辜的国家!

这么一思量,宁国明显比西渺更可靠!

他下意识动了动肩膀,错开身子,从君无邪的魔爪下逃脱了出去。

他往洛晞身边站过去。

仔细看,他其实是站在洛晞后面半步的位置。

有种躲在洛晞身后的味道。

楚瑜忐忑地望着君无邪“西渺帝,真的是抱歉。

这件事情不论西渺开出如何丰厚的条件,我都不可能将女儿嫁去西渺。

不是别的原因,也不是条件的关系。

而是,小女真的与尊王殿下一见钟情。

如果我这个做父亲的,非要棒打鸳鸯拆散他们,得罪了宁国不说,也让我的女儿从此恨上我!

我没有别的愿望,就希望女儿可以健康快乐嫁给自己想嫁的人。

西渺帝,您也是有女儿的人,还请您也站在我的立场上,站在一个父亲的立场上,想一想!”

楚瑜说的情真意切,在情在理。

君无邪目光深邃地扫过洛晞,望着楚瑜,忽而清扬地微笑起来“楚兄多虑了。

尊王与令爱一见钟情,就是我,也不能做棒打鸳鸯的事情。

更何况强有的瓜不甜,这个道理,我是懂的。

可能令爱与凌熠没有缘分吧!”

楚瑜连连点头“是是是!是我们没有这个福气跟西渺做亲家,真的对不起,对不起!”

洛晞瞧着楚瑜这般,心中不是滋味。

堂堂一国之君,站在自己国家的领土上,对着别的国家的君王伏低做小!

这就是国力的差别。

弱国不仅无外交更是无尊严无一切!

洛晞深吸一口气,立志要让宁国永远立于世界的不败之地!

君无邪忽然上前揽过了洛晞的肩膀,拍了拍他的肩头,笑着道“出生到现在,我一直没有机会好好跟聊聊。

其实论起来,我们也是自家人。

可惜了,今日没有把绮儿也带来。

大婚的时候,她还说,现场看起来比电视新闻上还要帅气呢!

不管是不是真的清冷淡泊,但是绮儿可是非常思念宁国也非常惦记的。

今天终于有机会,不如就在柏劳,我们一起坐下,边吃边聊!也好让我回西渺之后,有更多关于的话题,可以说给绮儿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