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9

..co,最快更新许我向看最新章节!

昭禾一听,倒是想起来了,忙道:“对的,张大萍嫁给了程宝柱,她妹妹张小萍嫁给了李伟,所以,程宝柱跟李伟是连襟。”

白洛迩面色依旧阴沉,凉薄地开口:“果然,物以类聚。”

望着白洛迩的伤势,昭禾急坏了:“赶紧回去上药吧!”

片刻后。

白洛迩的屋子里。

他安安静静地坐在塌边,身边一直伺候的医者过来,为他清洗伤口,换药,包扎。

昭禾从头至尾自责地站在一边瞧着。

她下午被同学们恭维的时候,她还欢喜不已,还觉得倍有面子。

可如今瞧着白洛迩的伤,她明白这些事情都是冲着她来的,是她太过高调遭人嫉恨。

她想起白老师之前说的,宁得罪君子勿得罪小人,应该就是这个意思了吧?

白洛迩也是头疼。

小清新马尾女孩的甜美笑容

这点伤,他以灵力便可修复,可是当时昭禾发现太快,家丁又在一边瞧着,他想施法都来不及。

望着昭禾自责的小模样,他也心疼,刚才哄了半天都没用,他也在反思,想着往后万万不可再受伤害她担心了。不过他还是庆幸的,关键时候他抱住了昭禾,护住了她,不然她这么稚嫩瘦弱的小身子一下子砸下去,还是脑袋朝下趴下去,依着当时急速奔跑的惯性,摔死都是有可能

的。

昭禾是龙儿,不会真的死,可是一番痛苦肯定要受的。

医者退下前,细细交代:“少主,一定要注意清淡的饮食,注意不要上火。天气炎热,少主注意不要沾水,我每日早晚过来给少主上药。”

白洛迩微微点头。

医者退下。

昭禾依旧站在那里,两眼眼泪汪汪地盯着他手臂上的纱布,她半缩着脖子,瞧着跟个做错了事情的小狗儿似的。

白洛迩一声轻叹:“昭禾,我没事的,受点伤不算什么,赶紧回去休息一下,一会儿我们一起用晚餐,好不好?”

“不好。”昭禾拒绝了。

她转身去找来一个小凳子,然后放在白洛迩塌边半米的位置,坐下,后背挺得笔直,双腿并拢,双手也放在膝盖上,一副乖宝宝的做派。

白洛迩见她这样,失笑:“怎么了?”

昭禾软声道:“受伤了,我要守着。”

她在心里想着,他若是渴了,她可以给他端水。

白洛迩沉默了一瞬,心知孩子执拗又单纯,不好生硬地命令她什么,免得伤了她的心。

可是两人就这样坐着,大眼瞪小眼,也是尴尬。

白洛迩寻思了一番,指着书柜上的一个东西:“昭禾,那个能帮我拿下来吗?一个棕色的小盒子。”

昭禾赶紧站起身,走过去瞧了眼,把它拿下来。

白洛迩笑了:“这是围棋,昭禾,我来教下棋吧。”

昭禾一听,连忙把盒子又放回去,一本正经地回去端坐好:“受了伤,不能再费神了,就好好歇着吧。等伤好了,我再找下棋。”

白洛迩哭笑不得:“我是男人,这点擦伤不算什么的,而且这都已经上了药了,教下棋也是可以的。”

“装什么男人呀?”昭禾瞅着他,冷不丁来了一句:“就是个半大的孩子罢了,比我大三岁而已!受伤要好好休息!别说话了,别浪费体力,要喝水就叫我就行了。”

白洛迩:“……”

好吧。

两人就这样大眼瞪小眼地干熬着时间。

终于,外头传来阵阵食物的香气,昭禾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叫了两声。

白洛迩这才将目光从窗外转到昭禾的小脸上,笑了:“我们去吃饭吧。”

昭禾忙起身,走过去小心搀扶着他。

白洛迩:“……”

昭禾:“慢点走,别摔着。”

白洛迩:“……”

昭禾:“一会儿我给夹菜,要是拿不起筷子,我喂吧!”

白洛迩:“昭禾,我伤的是左手,不影响吃饭的。”

当天夜里。

本该熟睡的昭禾,独自从窗棱飞了出去。

她一路畅通无阻地飞到了山顶上,双脚落地后,她望着漫天的星光,还有周围飞鸟风吹的声响,大声唤着:“师父!师父!”

距离她两米远的位置,金光乍现,一只小白狐落在草地上,摇着几只尾巴,望着她:“可是结出结界了?”

昭禾欢喜地上前,望着它:“师父,我来找,不是因为结界的事情。”

小狐狸不悦地问:“最近在忙些什么?为何不勤加修炼?”

昭禾有些心虚地笑了笑:“嘿嘿~!”她摸了摸头发,蹲下身,很认真地问:“师父,我来找,是想问,在这大山上修炼这么多年了,一定知道山里有没有什么对跌打损伤有奇特疗效的草药吧?能给我指

条路吗?或者,这里有没有什么灵丹妙药,可以让人的伤口迅速痊愈的?”

小狐狸想了想,从毛发中幻出一枚好看的戒指。

它伸出小爪子在戒指里扒拉了一会儿,取出一盒膏药:“拿去吧。”

昭禾拿了膏药,连连道谢,转身便飞走了。

小白狐叹了口气。

原本还想着今晚多陪她练会儿结界,结果这丫头说风就是雨,道了谢就跑,一句再见都没跟他这个师父提起过。

而昭禾直接飞回了白洛迩的院子。

她在房里摸出一根蜡烛,怀里揣着一个火折子,轻手轻脚地摸到了白洛迩的房间。

她怕守夜的家丁看见,于是在门口凝了一片结界,好似一堵墙,刚好堵住了白洛迩的门口。

房门吱呀一声,被她推开。

她闪身进去,从怀里摸出东西,点上蜡烛。

屋子里稍微有些光亮了,她清楚地看见,白洛迩安静地躺在床上,如高僧入定般睡着,姿态优雅。

她走过去,拿着蜡烛,盯着白洛迩好好欣赏了一番。

这家伙,睡相也太好了吧?

忽然,一不小心,一滴蜡烛的蜡滴落下来,刚好落在白洛迩的额头上!

昭禾吓得赶紧把蜡烛拿开,心慌的差点叫出声来!

要是他醒了,这可怎么办?

她一个姑娘家,大半夜不睡觉,跑来他房间里,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啊!

然……

白洛迩好像没什么反应,依旧睡得很香甜的样子。

昭禾紧张地瞪大了眼珠,咽了咽口水。

过了一会儿,见他真的一动不动,只有胸口略微呼吸起伏,她这才松了口气。

不过,她也是服了。

这白家的小少爷瞧着细皮嫩肉的,这么烫的蜡,掉下来居然不疼?

她赶紧把蜡烛放在一边,照亮了床上这一块,然后小心握住了白洛迩受伤的手,借着烛光,一点点拆了纱布。

等着纱布拆完,她心疼地望着白洛迩的伤,泪珠儿就这样滚下来了。

摸出师父给的神药,她打开,顿时一阵清凉香气扑鼻而来。

她惊了一下,借着烛光看清楚,原来膏体是透明的,就好像夏日里的溪水般晶莹剔透。

她惊叹,师父的东西果然是好东西!

昭禾好不心疼地抠出一大块,轻轻擦在白洛迩手背上,还有手臂上。

擦好之后,她拿着纱布,想给他包扎回去。

无奈地是,她不会包扎啊,裹了好一会儿,都觉得自己裹得太丑,不伦不类的,这样他明早醒来肯定会发现的,这要怎么办?

昭禾愁死了,一抬眸,又看见他额头上有一滴蜡。

她赶紧爬上床边,倾身上前,小心地想把蜡抠下来。

一开始,她还怕自己会吵醒白洛迩,可是渐渐的,她发现一个事实:白洛迩睡着之后简直太死了!

于是她的胆子也大起来,用力抠起来。

抠完了,发现他额头有点红,应该是自己的指甲挖到他了,她又用师父给的药膏给他擦了擦。

最后,她颇为头痛地望着他手上扎的不伦不类的纱布,唉,也只能这样了,她已经尽最大的力气了,如果明天他奇怪,那就奇怪吧,她也没有办法了。转身拿了蜡烛,昭禾轻手轻脚摸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