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9

微风吹过,圣殿外的草坪随风而摆形成一阵阵的波纹,白色的骨头中冒出了一些鲜艳的花朵,它们染上血的颜色,红得瘆人。

圣女的裙摆随风摇晃,她默默地站在理查德的面前。

就在这时,魔王眼睛微睁,顿时周围失去了颜色,他的手变成了神色,瞬间穿过了圣女的胸膛,握住了她的心脏。

噗通,噗通

圣女呜了一声,轻轻咬牙,似乎感到一丝痛苦。

魔王用让人心寒的眼神看着她,说:“从现在开始,只要你说出一句谎话,我就会捏碎你的心脏,明白了没有。”

她把手放在了魔王的手臂上,抬起头,此时一阵风把她眼前的丝巾吹走,露出了她那惊艳的脸庞,还有如星辰般的眼睛。

“你的师傅凛纱并没有死。”

这句话从圣女口中说出,在魔王脑中爆炸,他顿时屏住了呼吸,瞪大了眼睛,如同触电一般收起了手,他颤抖着往后退了几步。

“你从哪听到这个名字的?你是谁?不可能,不可能的,你是不是看了我的记忆?”

魔王突然神经质了起来,他呼吸变得急速,语速变得越来越快。

“这不可能!!”

夕阳下的落寞

他大吼了一声,顿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能量,周围的一切瞬间化为白色的粉尘消失掉。

“人类的寿命只有一百年不到,这都过了多久了,她不可能还活着。”

魔王垂下了头。

他花了多少时间,多少精力,付出了多少代价去寻找她,过了两百多年,他才恍然想起这件事。

圣女向他走了几步,来到他的跟前,她伸出手,白色的手套轻抚在魔王的胸膛,顿时一股安抚人心神的魔力传来,魔王算是冷静了些。

“她被关在了神界之都,我透过了眼睛看到了她。”

说完,魔王透过她的眼睛,看到了一幅不可思议的景象。

苍白的世界,飞在空中的都市,被关在钟楼之人。断断续续的图片传入了他的脑中,这是幻觉?不,不对,这不是幻觉,而是一种预知!

“你能看到未来?”

魔王震惊了,这是一种无比强大的能力,怪不得她每次都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出现,原来不是察觉到自己,而是早已知道这会发生。

“只有这种零碎的画面。”

“告诉我,怎么去神界。”魔王突然问道。

“你现在不可能去得了,那里封锁了道路,身为暗的你是不可能去到那的。”

圣女回答道,她收回了手,拿起了腰间的书。

“所以,你需要一个为你搭桥的人,也就是我。”

魔王明白她的意思了,就是要他和她合作的意思?这个女人非常神秘,魔王对她一无所知。她会用一座城的生命去杀死敌人,也可能会利用自己,去达到某种目的。

总而言之,她是不可信的。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你只能相信我,如果你想就她的话。”

对方的回答让魔王有些不悦。

“我会很多魔法,其中就有一些非常恶毒的古老咒术,我能操控你的灵魂,让你对我唯命是从。”

“但你不会这么做。”

“谁告诉你的。”

“别忘了,我能看到未来。”

魔王哑口无言,不错,他的确是在威胁对方,他并不会这么做,对人千依百顺的人,没有自己的思想,只是没用的人偶。

他叹了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说:“你想让我做什么。”

圣女微微一笑,说:“杀了我。”

“啊?”

魔王一愣,一时间没有理解对方的意思。

“这是我去往神界的唯一途径,杀死魔王的勇者,在死去之时会被神化召唤,但同时也会被清除记忆,以神格替代。”

“什么!那她也?”

“我无法回答你的问题。”

“那你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

“是你告诉的。”

圣女的回答让魔王沉默了,她让魔王自己选择,没有记忆的她,还是她吗?

这个问题,师傅也曾经问过。

“那你被清除记忆后,又怎么帮我搭桥?你是在耍我吗?”魔王发现了矛盾。

圣女突然转过身,身上的轻衣落下,魔王看到了她的背后有着一颗黑色月牙状的东西,里面黑漆漆一片,宛如夜晚的天空一般漆黑。

顿时,一股诡异的气息散发出来,她那神圣的荧光马上蒙上了黑暗的气息。

“你不但是勇者!还是魔王!你怎么办到的!”

魔王惊愕住了,原来这个世界早就出现了七位魔王,只是谁都没想到,她居然就是人类中的圣女,也万万没想到,她居然也是个勇者!

……

到处都是枯死的杂草,一望无尽的草原中,竟然染上了秋天的黄色。一把看似普通武器的剑到插在地上,旁边一只精灵正为自己的破弓苦恼着。

格里尔闭着眼睛,他身上伤痕累累,失去了长剑的他,左右依旧死死握着短剑。

莉莉丝躺在地上,她的脸色惨白,呼吸变得有些急促。

林茶德没有死,但却失去了所有魔力,也断掉了与本体的联系。他大意了啊,居然会被偷袭吸走了体内的魔力。

他应该早点察觉奥罗身上的不对劲,他竟然没发觉自己朝夕相处的队友,早已被半魔种控制了心智。

在日蚀之影出现时,他们被魔物军队包围,奥罗便趁机偷袭得手,变成了新的魔王。

最后还是莉莉丝暴走,多多洛趁机传送才捡回了一条命。

现在,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哪,也没有食物和水,莉莉丝也一直昏迷。

最糟糕的是林茶德的身份暴露了,他不是勇者,而是个魔族的事情。

就在三人沉默的时候,多多洛放弃了那把破弓,她大步向林茶德走来,一把抓着他的衣服,将其按倒在地,右手握着箭,对其喊道:“你骗了我们!你个混蛋!你到底是什么人!”

她终于安奈不住,爆发了起来。

这位半精灵还是第一次如此激动,林茶德叹了口气,说:“你要杀我就动手吧,我确实偏了你们,我不是人类,更不是什么勇者。”

“放开他吧,这样做没有意义,只会让你更加难受。”

就在这时,一旁的格里尔开口说道。

多多洛咬了咬牙,一下猛地将手中的箭插在林茶德脸旁的地上,她站了起来,赌气一般背过身子,坐在一旁。

林茶德也坐了起来,格里尔抬起头,对他说:“那么,现在你能跟我们说实话了吗?”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