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9

在残日部落的传说中,在远古时代存在着一只部落,名为暗部落,而且他们和残日部落就像是天然的反对面,崇尚着黑暗,族内的图腾就是无止尽的黑暗,而且每个人的实力都很强大。

所以,在炎窟看见阳旭脸上的黑色图腾战纹的时候,才会惊慌失色,这由红色逐渐变成黑色的图腾战纹,实在是和他们部落流传下来的说法太像了。

远古的暗部落,每名战士力大无穷,脸上刻画着黑色的花纹,渴饮血,让所有部落陷入了恐惧之中。

兴许是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在后来的某个时间,这个部落逐渐的衰亡,没人知道部落里究竟发生了什么,总之,所有部落头顶上的暗部落,就这么消失在了历史的尘埃里,只有一小部分部落还记载着。

兴许是上天在眷顾,远古时代存留下来的部落百不存一,到了后来,随着居住地的流动,渐渐的,这块平原才成为了所有部落集种的地方,在其他地方的某个角落,或许还存在着更强大的部落也说不定。

“砰!”

阳旭很明显的看到面前残日部落的战士晃了下神,没有丝毫留手的打算,直接瞄准了对方的下颌直直的打了过去,结结实实的让对方挨了这一拳。

鲜血顿时在空中喷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而炎窟也向后倒去。

“咳咳,你这是什么?”炎窟手上做出制止的动作,随后看着阳旭说道。

说实话,两人正在战斗,其中一人突然制止了你接下来的动作,然后问你你这是什么力量,这就有些离谱,这可是生死间的决战啊。

但双方的认知都有些不到位,阳旭不认为自己会输,因为他比较阴,隐藏着自己二阶的实力,在这个平原上,或许只有到最后关头他才会显露出来。

而残日部落的两名战士更是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在刚才的战斗过程中更是坚定了自己想法,自己能打的赢,更何况他们这里还是两个人。

甜美女孩小碎花裙俏丽生机写真

因此,现在阳旭老老实实的停下来,在他们看来,只是最后的挣扎,所以才没有反抗他们罢了。

“这是我们部落的战纹,属于能力的一种。”说了也好,反正这两个人也不可能或者出去,就当是玩玩罢了。

“战纹?”炎窟听到这个呲之后明显好了很多,但借着问道:“你们部落的名字叫什么?”

“阳骨族。”阳旭回到,然后上下打量了一番:“还打不打,不然我走了。”

走是不可能走的,只是为了激怒面前的这个人,然后尝试着能不能在一阶就击败他,如果在一阶都打不赢,阳旭不相信自己在二阶的时候就能对上残日部落的二阶战士。

“呼,噗。”

炎窟深深的吐了一口气,然后将嘴中的血水进水吐了出来,感觉自己的下颌还有些疼痛,这时舒服了很多:“当然要打了,刚才只是想让你缓一下罢了,再来啊。”

说完,炎窟盯着阳旭,眼神渐渐的凝聚,他要开始认真了,刚才被打的那一拳,他要部拿回来。

阳旭刚才因为刺激图腾引发的战纹,导致心跳一直在加速跳动,但刚才说了这么多,已经舒服了很多,所以现在的他,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损耗的。

“当然了,再来。”阳旭知道自己还是吃了一点亏,要是刚才的战斗没有停止,自己深度激发战纹的状态应该能让对面吃不少亏。

但现在双方都有提防了,想要再出其不意,就不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两人再次碰撞在一起,阳旭脸上再次浮现出诡异的黑色图纹,让和他对战的炎窟瞄上一眼就感觉有些失神,但良好的战斗素质让他强行克服了这一点,认真的和阳旭开始了打斗。

砰!

砰!

两人几乎时用着一种回合制游戏的套路进行互相攻击,你打我一拳,随后我一定要打回来,就这样,数十秒过去,两人身上已经红彤彤的一片,只不过被衣服遮盖着,看不清痕迹。

炎窟发现了,现在对面的阳旭大概是有三种实力的段位,一是正常状态下的,实力虽然已经很不错了,但在他们你看来还是不够。

第二种情况就是脸上出现红色的花纹这个时候的阳旭,在速度和力量上也是仅仅逊他一筹,但他的实力在残日部落本就中等偏上,也就是说,阳旭这种状态下的实力已经能在残日部落占据中上游了。

最后一种情况就是现在,伴随着阳旭脸上的花纹逐渐变深,实力已经隐隐约约的超出了他一点,这让炎窟很是心悸,但事情还算掌控之中,毕竟他们有两个人。

而且,这十多秒过去了,炎窟总是有一种错觉,阳旭的速度稍微下降了那么一点,格党的力道也不怎么强了,兴许是他自己在适应,又或者是阳旭的状态在退后呢?

再过去了十多秒,阳旭纵身一个后跳跃,拉开和对面的距离,他现在感觉自己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心跳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让他甚至有些喘不过来气。

这也实在是太奇怪了,明明二阶能够发挥出的力量更加的强大,但身体就能承受住,而且心脏跳动的速度也足够快,但就是能抗住。

问题来了,身体还是不变的,为什么二阶能施展出的力量更大,但是对身体的负担却是很小,明明战纹状态能施展的力量不如二阶多,但还是抵抗不住身体的负荷,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果然啊,你的身体不能够支撑你进行这种程度的战斗,也就是说,你这种状态也只能维持这么一会儿时间?”炎窟揉了揉自己左侧腰腹,阳旭宗是玩命的往这个地方打,让他痛苦万分。

见阳旭急促的呼吸着,炎窟还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就这已经不行了,那接下来还打什么?

“你就这么一点能耐吗?”炎窟说道,但阳旭除了紧促的呼吸以外,脸上也显得很是平静,这就让他开始察觉到一丝不妙了。

“当然不止了。”阳旭说道,嘴角一弯,强大的力量从他身上肆虐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