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29

() 说完,陆云便起身回了卧室。

面对母亲的厌恶,关幕深皱了眉头。

这时候,关浅浅拉住关幕深的胳膊道:“哥,我会再劝劝妈的,她现在是在气头上。”

关幕深看了关浅浅一眼,却是道:“既然妈已经决定了,就这么办好了,你也是妈的女儿,她把财产留给你一半也是应该的。”

说完,关幕深便也起身走了。

“哥……”关浅浅望着关幕深的后背又喊了一声,可是他根本没有理会,径直的就走出了别墅。

关幕深走后,霍天明就将关浅浅拉入了卧室。

将房门关闭后,关浅浅皱眉道:“你把我拉进屋里来做什么?”

霍天明小声的道:“你是不是傻啊?妈给你股份你不要,你知道妈手里持有的盛世的一半股份的概念吗?少说也得十几个亿。”

闻言,关浅浅毫不在意的道:“盛世是我妈要留给儿子的,况且我妈将公司交给我哥的时候,盛世根本就不是这个概念,这些年是我哥把盛世发展起来的,我一个女人家要那么多股份干什么?我又不会管理,妈妈留给我一些不动产和现金我这辈子衣食无忧就好了。”

听到关浅浅的话,霍天明很是着急的道:“你不会管理,我可以帮你管理啊。再说现在不是你和你哥争财产,而是你如果再不要的话,你哥已经被苏青给迷倒了,以后那些财产都是苏青的了,她要是对你哥好还罢了,万一要是有点外心,你们家不就都完了吗?”

闻言,关浅浅转头盯着霍天明。

时尚运动型之阳光美女图片

这时候,霍天明便放缓了语气。“我只是给你提个醒罢了,真正怎么做还是你自己决定,我就是怕你和你妈受了那对母女的算计,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关浅浅这时候才点了点头。“你说的也对,我会好好考虑的。”

翌日上午,霍天明和关浅浅陪着陆云来到了启政律师事务所。

听了陆云的要更改遗嘱的要求,关启政有点诧异,迟疑了一下,不由得笑道:“大伯母,怎么突然要更改遗嘱?您和大伯商量过吗?我堂哥他……知道吗?”

陆云淡淡的笑道:“启政,盛世集团的股份都在我自己的名下,这和你大伯一点关系也没有,所以我要更改遗嘱,也不用知会他,至于幕深嘛,我已经通知他了,他没有异议。”

闻言,关启政蹙了下眉头,便道:“我只是问一下,毕竟影响了家庭的和睦就不好了。”

“启政,现在可以为我办理遗嘱了吗?”陆云有点心急的道。

“可以,大伯母,我们马上进入程序。”虽然关启政有许多疑问,但是工作是工作,人情是人情,所以随后便开始为陆云办理了更改遗嘱的手续。

遗嘱更改后,霍天明异常高兴,扶着陆云先出了律师事务所的门。

关浅浅刚想尾随出去,关启政赶紧上前叫住了她。

“浅浅!”

“堂哥。”关浅浅却是表现的不那么高兴。

“这是怎么回事啊?大伯母怎么会突然要更改遗嘱?”关启政焦急的问。

关浅浅垂下眼睑,迟疑了一下,才抬眼回答:“我妈想让我哥和那个女人离婚,我哥不肯,所以我妈就生气了,就更改了遗嘱。”

闻言,关启政不由得皱眉道:“你哥和苏青过得挺好的,而且还有了两个孩子,为什么大伯母突然要他们离婚呢?”

“这个……”关浅浅一时语塞,毕竟不能把自己亲爹的丑事说出来,惹人家笑话,虽然关启政不是外人,但是这件事也是不宜声张。

见关浅浅支支吾吾,关启政便试探着问:“是不是苏青惹大伯母生气了?”

“那是肯定的。”关浅浅点点头。

“那为什么……”关启政还想再问。xdw8

关浅浅却是道:“我妈这些天心情不好,她在外面等着我呢,堂哥,我不和你多说了,你也别掺和我们家这些烂事了,你忙你的吧!”

说完,不等关启政说话,关浅浅便转身走了。

关启政却是站在门口良久……

豪华套房里,坐在沙发上的人一支烟接一支烟的抽着,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已经堆满了烟屁股。

很久之后,房门被从外面推开,林峰一进来,便皱了下眉头,因为屋子里的空气实在是不好。

随后,林峰便走到窗子前打开窗子,屋子里才不那么呛人了。

这时候,林峰才走到沙发前,低首禀告道:“关总,去希腊的机票已经订好了,是明天一早的。”

关幕深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随后,林峰便担忧的道:“关总,真的不让我陪您去吗?”

“我想一个人清净清净,再说你还帮我看着盛世。”关幕深眼也不抬的道。

“那太太也不通知吗?”林峰又问。

“不用。”关幕深回答。

闻言,林峰皱了下眉头,又道:“那也总得给您准备一下行装吧?”

这时候,关幕深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我就是想去体验一下一个人走天涯的感觉。”

闻言,林峰无言以对,只能默默的退了出去。

翌日一早,关幕深便乘飞机去了希腊。

一连又是几天,关幕深始终没有回家,也没有和苏青联系过。

苏青心里很着急,可是又有点怨气。

有什么事情就解决什么事情,干嘛非要不回家?

不过转念一想,他们家的事情还真是解决不了,现在神仙来了也是爱莫能助了。

这天,苏青利用午休时间,买了一些衣物还有零食去了苏紫家。

进了门,苏青看到苏紫正在带着月月整理行装,不由得问:“都准备好了吗?”

“嗯。”苏紫点了点头。

这时候,苏青从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信封,递给苏紫道:“你去美国送月月路上一定要小心,你还没带月月出国这么远的门,好不容易去一趟美国,就在那边玩几天再回来,这些钱你带上!”

苏紫低头看了一眼苏青手里的信封,推回去道:“姐,你能帮我这么多我已经很感谢了,不能再要你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