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今夕没想到方沐橙会提起这一茬。

她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方校长掌握的玄学也是我跟功德王非常崇拜的。

别的不说,就说文文们出生那天,万鬼聚集,若不是方校长及时赶到,我们肯定是难以控制的。

在你面前我怎敢班门弄斧?”

凌冽挑了下眉:“好了,你们都不要谦虚了。

现在也不早了,有什么想法跟建议,不妨直言。

咱们都是自家人,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了。”

倾慕温声道:“不如老师先算算清雅的命理吧!”

他随即起身,拿着手机走到办公桌前,连上打印机,不多时,一张照片便打印出来了。

倾慕将其送到方沐橙面前:“老师曾经教过我,人类的掌纹有许多的天机跟秘密。

左手掌纹代表先天,右手掌纹代表后天。

清雅的先天条件我们基本都知道了,再没有比我们更熟悉她的家庭、祖上,等等。

海边戏水女孩美白肌肤姣好身材

这是特工窃取的她最近右手掌纹的照片。”

流光闻言一惊:“右手掌纹照片?”

倾慕点点头,望着流光:“对,老师说过,先天的掌纹基本不会有太多变化,但是后天的掌纹却是三天一小变、三年一大变,可以看出很多东西。”

方沐橙细细地盯着照片上的纹路,一点点看过去。

众人也凑上脑袋,却是看不大明白。

中途,今夕忍不住插了一句嘴:“方校长这么博学,文琛将来肯定也很优秀。

恩灿这几日上学实在辛苦,天天念叨着什么时候文琛也能去上学呢。

刚才来宫里给小七过百日宴,结果文文们都来了,偏偏文琛没来,她都失望了。”

方沐橙盯着照片,面无表情道:“习惯就好了,失望攒多了就成了绝望,不用谁再劝,她自己就会主动放弃了。”

“咳咳。”倾慕觉得方沐橙这人实在冷情赶紧岔开话题:“老师,你之前也根据清雅的八字测过她的命理。

现在结合她的掌纹,觉得如何?”

今夕端起茶杯,轻轻品着紫薇茶。

其实,她也不是非要热脸贴方沐橙冷屁股。

这么一次次的,今夕也要脸啊,她也会尴尬,会觉得打脸,会感到无趣啊。

但是,谁让她跟夜康都特别喜欢文琛呢?

再加上恩灿也喜欢,他们自然不愿意错过这么好的女婿。

孩子们眨眼间就会长大了,以乔家的地位,乔家的郡主自然要配良驹,门当户对姑且不论,至少也要品貌端正、心术光明。

珍灿是有着落了。

可自从珍灿被选定给小五做皇子妃人选的圣旨下达之后,上门给恩灿定娃娃亲的,把乔家的大门也快踏破了。

大家知道孩子们还小。

但是,先定下名分,有乔家这样的亲家做靠山,哪怕乔家不用给他们任何好处,外人想着这些人是乔家的亲家,也会给几分薄面的。

至于孩子们长大了,如果互相不喜欢,可以解除婚约。

但是在孩子们长大的这段时间里,是可以攀上这层关系给家族牟利的。

夜康夫妇心疼恩灿,不愿意让她成为大家眼中的目标。

有些交情的,直接婉拒就行了。

但是婉拒太多,也伤感情。

乔家的地位,不怕得罪人,却怕得罪小人,也没有必要得罪小人。

今夕品完茶,刚落杯,凌冽便道:“世子妃近来越来越有当家主母的风范了。

不管想什么,做什么,眼界也越来越长远,这是好事。

我最近也有听闻恩灿的事情,好像内阁的几位大人家里,都有男孩子上门提亲?”

今夕无奈道:“都知道乔家肥沃,是棵大树,但越是如此,我们越是不敢随意妄为。

亲家这种事,也要讲身家清白,更要将避嫌。

乔家是军人世家,向来权柄在握,实在不适合跟政治名流做亲家,容易遭人话柄。”

凌冽看了眼方沐橙,缓声道:“文琛将来是要给晞儿做御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