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他扪心自问:“从小就没缺过他家小妻子的东西,竟然会让宋辞如此……爱财!

他真不该一开始告诉小辞,很穷的!

上大学时,也是怕她给陆怀可花钱,才严格控制她的零花钱,但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

没想到,居然会给小辞造成他穷的想法!”

宋辞黑白分明的眼珠转了转,无辜的看向霍慕沉,软绵绵的开口:“霍慕沉,别生气,笑一个给我呗!

如果要是真穷,那我养也行呀!”

霍慕沉:“……”

就不该让她和小九靠太近!

姜酒也是一个狐狸性格,没少坑蒙拐骗,居然还把他家小辞给带坏了!

宋辞见霍慕沉不说话,更是确定赔出天价违约金,他可能遇到难题。

她抓住他衬衫袖口,咬咬牙:“老公,别怕!

唐城集团也有很多钱,我妈妈也给了我很多钱,我可以包养,保证让东山再起!”

超诱人的极品美女 喜欢卖萌

她重生归来,能让原本三年的项目,用了仅仅三个月时间,就完美的推向世界!

就算霍慕沉真的倒下,她也可以提供运转的资金,再把自家老公推到人生巅峰上!

霍慕沉气得抓住她素白小手,牢牢攥在掌心里,直到宋辞吃痛,才微微松开。

“老公~别怒。

我会好多好多技能呢,我会设计程序,还会法律和设计,我可以画漫画养啊!”

宋辞认真的看向霍慕沉,特别特别正经道。

“闭嘴吧!”

他怕英年早逝!

“不是带了十几个保镖,他们人呢!”

霍慕沉有必要训练下这群人!

宋辞理亏:“管家有让十几个保镖跟过来,但是我……我和小九买内衣,他们一群大男人在内衣店附近徘徊也不太好,我就自作主张就让他们在下一楼层梯口等我。

我也没想到蔡雅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她居然搭上这的经理。”

“所以就让他们在楼梯层等,任由被人欺负!”霍慕沉危险的问她。

“我也没被欺负!我先把她摁倒在地,还扇了她几巴掌,狠狠咬了她一口!”宋辞非但不愧疚,反而隐隐骄傲。

霍慕沉就冷冷的盯了她几秒,炎凉的目光逼得宋辞越缩越远。

他从车内收纳盒里拿出来漱口水和纸巾,递给宋辞。

“用了。”

“怎么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宋辞有一点迟疑。

“以为我和一样,吃完饭还要偷吃零食?”霍慕沉不疑有他,就冷冷吧漱口水盖子拧开,递到她唇边:“下次,我要给换一批保镖了!”

他们已经忘记谁才是他们的老板!

竟然就让他家小辞被人欺负着,要他们何用!

保镖瑟瑟发抖。

宋辞乖巧的漱口后把水吐在瓶子里,用纸巾擦嘴角:“这批保镖挺好,还有我们家太穷了呀,能不能少花钱,我嫁妆也没有太多啊!”

她一副满脸‘花我钱,我肉疼’的痛苦神色,无辜望向霍慕沉。

“刚才为什么最后只要百分之一的股份?”宋辞不解,就随口问了句。

“商贸中心是霍氏分公司,隶属于二房。

当年我逼二房商贸破产后,许家趁机入驻商贸中心,将商场开到华城。

商场另外一半的股份在凉州手中,如果这百分之一股份到霍席光手中,他就会拿回子公司。”

霍慕沉看向她的无知面孔,声线冷厉的解释。

“拿不回来呢?”宋辞俏皮的问了句。

“拿不回来,他就是擅自挪用公司股份,迟早会被霍家发现,最后被霍家元老级别联名踢出霍家。”霍慕沉肃冷的道。

宋辞忽然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他:“的意思是商贸中心原来百分之百的股份都是霍氏的?”

她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霍席光竟然偷偷贩卖霍氏分公司的股份?

是准备默默无闻的将霍氏掏空吗?

“嗯,不算太笨。”

霍慕沉赞赏的看了眼,勾勾唇道。

“我才不笨。不过这样子真的好吗?会不会对爷爷和妈妈不好?”

宋辞只担心他的家人。

霍慕沉冰凉的指尖滑到她耳垂,拇指和食指指腹温柔捏了捏,回答她的问题:“不会。”

因为,霍家最后会被吞并!

他没必要再去插手霍氏任何一丁点产业!

宋辞将信不信的点点头,把担忧压回去,又开始肉疼许文虎口中的条件。

她叹了口气:“那为什么不直接收购,那现在我就可以随意花花花,买买买,吃吃吃了!”

“想得美!”

霍慕沉抬手捏了捏她鼻尖:“让随意吃,是想折磨死我?”

霍慕沉变了,从他身上自然而然流露出温和宠溺是往常人从来不见,这种宠溺就只有宋辞一人可以见得。

有些情绪,情不自禁的流露。

宋辞吐了吐舌尖。

霍慕沉低头,趁势咬了下她唇角,并没有每次那般真下狠手。

宋辞依得舔了舔他唇角:“霍太太的霍先生,这次在讨好我吗?”

“嗯?”

霍慕沉拧起眉头,等宋辞的惊世骇俗的言语。

“讨好金主啊,刚才都对许文虎说,暂时没钱,公司现在资金紧张。”宋辞绞着手指,绕勾到他脖颈后,道:“来,叫一声金主大人来听听~

叫得好听了,我多给零花钱!”

“……”

他的小姑娘胆肥了?

如果不是他眼拙的话,他家小姑娘胆一直挺肥的,不过伪装得挺好,只不过,现在露爪子的时候越来越多了!

“要买我?”

她把堂堂总裁当成什么了?

“霍先生,要知足,好多人到我这里都是卖艺不卖身,我允许卖身又卖艺。”宋辞把围脖上看到的内容学得十足十,用得也淋漓尽致。

“能给我多少?”霍慕沉没有意料之中生气,低低撩人的问她。

这下,绷不住的人是宋辞,惊讶的道:“……”

她小小的伸出一巴掌,就只有五根手指。

霍慕沉脸彻底黑了。

“我就值五千万?”

他反问。

“不……是……就值一个我。”

宋辞瑟瑟道。

霍慕沉笑而不语,但是看着宋辞的眸光越发的宠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