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其实,倾羽设下结界也是凌冽的意思。

大婚在即,之前不用怎么费力宣传,光是凭借倾慕一家小四口的人气,婚礼的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大街小巷。

再加上今晚所有的来宾都已经在国宾宾馆下榻,每一位外宾都会携带侍从,入住人数实在庞大。

为了避免意外的可能,凌冽让雪豪辛苦些,晚上守着国宾宾馆,让倾羽护住沈家跟太子宫。

得说,凌冽的担忧还是有几分道理的。

比如眼下——

众人都睡了。

倾蓝搂着嘟嘟也在大床上睡了。

倾慕在太子宫举行单身派对,众所周知,西渺国君都在邀请之列,胞兄孝贤王也在,却没叫他去。

倾蓝晚上都没怎么吃饭,他没胃口。

他跟倾慕的感情很深,总觉得演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他不适应。

他期盼能回到从前,跟倾容倾慕一起在寝宫里、太子宫里闹着,哪怕回到小时候他跟倾容打架那会儿也行啊。

娇艳清纯美女花田写生气质图片

可是如今,家人对清雅的误解太深了。

倾蓝一直在努力寻找让家人对清雅放下芥蒂的方法,却苦于无力。

晚上用了餐,他也没心思出去逛,陪着清雅一起见了几个国宾,便在套房里睡下了。

清雅睡衣外套了一件厚实的家居服,站在套房的一间小书房里等着。

不多时,书房门自动打开。

清雅轻挑了眉,问:“办妥了?”

“陛下,”书房里的那一块空地,明显有人,却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很抱歉,陛下交给我的任务,并没有完成。”

清雅凝眉,有些诧异地问:“为何?”

她知道纪想容今日会去沈家过单身派对,而且今晚必然是她们玩的最疯的一天,也是最好下手的一天。

血债血偿,这个道理谁都懂。

所以害死了她的孩子,就偿命吧!

建功立业四个孩子,孝贤王府保护的紧,派去的眼线从来接触不到。

但是毁一个纪想容,就足够让她心里畅快许久了。

隐身人默默道:“沈家被傲人设下结界,保护其中,我进不去。”

清雅一听就知道是倾羽他们这批人:“好了,我知道了,你先休息吧。”

“是。”

那人走了,也将清雅的门给关了。

清雅一个人站在书房的窗口,望着宁国寒冷的夜色,想着那个孕育了几个月,最终不得不离开她的孩子,想着给了她生命的父亲,以及母亲。

她与洛家的仇恨,已经化不开了。

*

不多时,天亮了。

贝拉睡了4个小时醒来,精神状态肯定不佳。

赶紧洗漱,敷了个面膜,然后等着造型师过来给自己上妆做造型。

沈夫人煮了流光给的醒酒茶,昨晚在沈家留宿的姑娘们,喝了茶,第二天都正常起床并且神清气爽,一点头痛不适的感觉都没有。

以至于今日沈家的早餐特别热闹。

因为吃的人多,而且都是匆忙的简餐,苏绮还是西渺皇后,却也素颜站在地板上,一手端着盘子,一手拿着餐具。

这会儿要是问她们

,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她们肯定是不知道的。

就是因为她们不知道,所以沈帝辰笑呵呵地将昨晚的大厅视频调出来,在餐厅的内嵌电视上播放出来。

众人笑的前俯后仰,有的更是崩溃自己怎的真的就一点形象都没了呢?

今夕捂着脸颊,烧的厉害:“天啦,这是我吗?”

虽然她从沈帝辰夫妇他们的眼神中得到了答案,却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她而后又大笑起来:“原来我喝多了这么能闹腾啊!”

吃饱喝足,欢乐的气氛特别浓郁。

女孩子们要么是府上来车接回家了,要么是沈帝辰送回国宾宾馆了,因为姑娘们都要参加婚礼,都要回去换晚礼服跟做造型。

此时此刻,唯有倾羽陪着贝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