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宋辞摁住自己意欲跳出胸口的心脏,忽然莞尔一笑,低低呢喃:“原来霍先生也会委屈呢!”

她正低头思忖,一转头,顿时被吓了一跳!

不知何时,霍慕沉站在她身侧,眼眸黑漆到深邃不见底,直勾勾锁住她,让她瞬间惊呼一声,忍不住往后退:“霍慕沉,什么时候上来的?”

霍慕沉快速地拽住她手腕,嘴角勾起一抹宠溺笑意:“小辞,听到了多少?”

宋辞:“……全,全都听见了。”

“那就先和我一起回房间吧。”霍慕沉拉住宋辞,把人拉进主卧里,并没有再说一句话。

这种死寂的氛围让宋辞心口一颤,眉宇间也忍不住担忧起来,宋辞义正言辞地道:“放心。霍慕沉,我一辈子都会护着。”

“护着我?”

霍慕沉坐在沙发上,两条腿慵懒的微岔开,把小辞拉到面前,仰起头,“小辞想要怎么护着我?嗯?”

宋辞笑:“顶多是以后谁欺负的时候,我不跟着再踩一脚,行不行?”

霍慕沉的脸色被阴霾覆满,把人拉到腿上,额头抵住她白皙的,“的保护就是少欺负我点?”

“那我对还不够好吗?”

睡眼朦胧早安少女私房照

宋辞这话一出,霍慕沉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把宋辞怎么样。

到最后,他竟然笑了。

无可奈何的笑了。

他温热的气息缓缓吐在宋辞耳垂边,语气很缓,慢慢的,“听见了后,明知道我委屈,是不是?”

宋辞抿唇,不想让霍慕沉再提及伤心事,“知道委屈,但我们不需要再向霍家低头,而且我受到的伤害从来都和没有任何关系。

不用把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

难受,只会让一些人更加快乐?

我们不是应该活的比他们时间更长,比他们活的更快乐吗?”

霍慕沉把依偎在怀里的宋辞拉起来,面对面对上她澄澈的眼底,语气又缓又慢:“,真调皮。”

“我默认在夸我。”

宋辞也不生气,就勾住霍慕沉的脖子,“霍先生委屈了,不难过哦,以后我可以保护。”

“真拿没办法。”

霍慕沉环住她纤腰,便把人打横抱到床上,“小辞,既然听见了,我也不隐瞒。岳母在去世前交代我许多事,我有一些都没有告诉。

心中一直有心结,一直想知道非正常死亡,是因为什么。

虽然,我现在没办法告诉是因为什么原因,当年唯一化验过岳母身体的就只有步言的父母,但他的父母……意外出车祸去世。

但我可以告诉,抓住残害的幕后黑手,岳母的死因也会解开。”

宋辞‘噗嗤’一声就笑了,“难道真以为,我会一直难过?

我是会想知道,我母亲为什么去世。

但,我的生活可不是仅仅与此。

我没有每天都难过,母亲去世了,但是活着的人依旧活着,比起母亲,我更珍惜,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冒险。

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幕后黑手不再对我出手,我甚至,可以放过他。”

她深知自己自私,顾不得太多人安危,心眼也极为小,只想着霍慕沉。

“是他一而再再而三对我出手,我是因为走投无路,才对他出手,是他自己找死。”宋辞抱住霍慕沉,拍了拍他肩膀,“所以,不要把事事的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好不好?

因为没必要。”

“好。”

霍慕沉心里的确因为宋辞的安慰愉悦不少。

宋辞放开他,走到衣柜旁,打开后,目光瞥到角落里的白色西装和酒红色西装,不由的问道:“没见穿过白色西装?还有这一套酒红色西装?今晚要不要穿一下?”

“不穿。”

霍慕沉往后躺下去,双手枕在脑后,就那么直勾勾又宠溺的看向宋辞,“小辞,换一套衣服给我。”

“不换。”宋辞一张脸的颜色渐渐沉下来,睨一眼霍慕沉:“那穿一套全黑色西装,总行了吧。”

让霍慕沉穿白色,或者其余以外的颜色,着实有点困难!

“可。”

霍慕沉指尖一挑,就向着角落里,“就那一套吧,晚上也和我穿黑色礼服出席。”

“有没有觉得,我们不像是参加宴会,倒像是出席葬礼。”

“对于企图踩着我和上位的霍家,我不介意这一次出席他们所有人的葬礼。”

霍慕沉细细摩挲着指腹,冰冷的指尖暖化不了他的心。

他说:“小辞,今晚宴会上会有不少人企图同攀谈,借此想要同我有合作关系,什么都不需要听,只需要让所有人都知道,是我霍慕沉的老婆,谁的面子都不需要给。”

“参加的人会有谁?”

宋辞问。

霍慕沉抿抿成,勾唇邪气一笑:“会有不少以要和我发展,为霍家走向辉煌的前辈来指使,对指手画脚。”

“既然是这样,挑衅到我们,干脆就……灭了吧。”

“不怕惹麻烦了?”

“向来都是麻烦惹我,我怕惹什么麻烦?”宋辞耸耸肩,摆开手,有一点无奈的口气:“我能有什么办法呢,这又不怪我。”

“对,不怪我老婆。”

霍慕沉翻身从床上站起来,走到宋辞身后,手腕从她耳侧划过,伸向衣柜里,拿出一身黑的套装,冷冷道:“就这一套吧。”

“这一套……”

宋辞惊呼,眨巴着眼睛,“确定?”

“确定。

这一套衣服,是唯一一套我是从华城搬过来的时候直接带过来,其余都是一比一复刻过来。”

霍慕沉舔了舔下排的牙齿,低低呵笑。

宋辞看向他神色腹黑,不由的吐槽:“可真够腹黑。”

这一套西装是……霍慕沉参加她母亲葬礼时的衣服。

穿这一身去参加霍老爷子自以为欢天喜地的宴会,他估计会气死吧!

“不过,时隔八年还合身吗?需不需要我帮改一改?”宋辞问。

霍慕沉摇头,“不合身也穿。”

“那我呢?我穿什么?”

“穿的衣服是……那一年,穿的那一款的加大码衣服,我前几天命人给重新制作,就在我那套衣服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