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 苏青偷偷将手伸进了的皮包里,摸到了那把水果刀,然后抓住它,便将手伸了出来。

此刻,苏青的手都是颤抖的,虽然她恨透了关暮深,但是真让自己拿刀刺他的话,她还是很害怕。

苏青看到他此刻只顾着蹂躏自己,根本就无暇顾及别的,苏青悄悄将水果刀的锋刃弹了出来。xdw8

他身上的大衣很厚,苏青知道这把小小的水果刀很难刺破羊绒大衣,所以,她的眼睛看到了大衣领子里他穿的那件天蓝色的衬衫。

随后,苏青使出了浑身的力气,将拿着水果刀的手举了起来,然后心一横,狠命的朝他的右边的肩膀刺去!

以为她知道左边距离心脏太近,她只是想教训他一下,她可不想闹出人命。毕竟她不想让他死,更不想把自己的一生也搭进去,她现在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

苏青只感觉手中的水果刀像是刺到了一个菠萝上,鲜血马上就染红了他的衬衫,而她吓得根本就不敢看他。

手一松,水果刀便滑落到地上,苏青纵然平时胆子再大,她也没用刀子刺伤过人,所以身子缩在墙角上,身都在颤抖!

关暮深自然没有料到苏青会用刀子刺伤自己,他后退了一步,低首看看自己右肩膀上的鲜血,疼痛让他仅仅蹙了下眉头。

这一刻,苏青看到他的眸光里充满了震惊和失望,她很害怕,她知道她也许惹怒了一头雄狮。

也许这头雄狮的伤根本就教训不了他,反而把自己逼进绝境,现在苏青有点后悔,也许她应该换一种方式更能够逼迫他就范。

关暮深用手按住自己还在流血的伤口,痛心的问:“你就这么恨我?你是不是恨不得一刀杀了我?”

清纯西瓜妹如花似玉倾城美图

“我……是你逼我的!”苏青的手此刻还在发抖。

“你真够狠心,看来你真的是变心了!”关暮深摇头道。

这时候,苏青的眼睛看到脚下的那把水果刀,立马用最快的速度,弯腰将那把水果刀捡了起来!

“你别过来!”看到他又要逼近自己,苏青把刀子的锋刃指向了他。

看到她用刀指着自己,关暮深冷笑一声,然后根本就无视她手中的刀,毅然的走上前去,直到刀锋抵住了他的前胸!

见他根本就不害怕,苏青眉头一皱,然后缩回自己的手,将水果刀就横在了自己的脖子前。“你别想再继续羞辱我,要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最后一句话,苏青是扯着嗓子喊的,不仅仅是警告他,也是给自己壮胆子。

“你是想为关启政守身如玉对不对?”苏青的反应让关暮深额上的青筋暴起,说话也直接用吼了。

他的吼叫让苏青震耳欲聋,就在她感觉耳朵被震聋了的时候,手腕间一紧,他便握住了自己的手腕,然后一拧,她的手便不听使唤的松开了手中的水果刀。

随后,水果刀便应声落在了地板上!

他上前就将她的两只手按在了她头的墙壁上,苏青不由得就发出了一声惊叫。“啊!”

“他能让你快活,我也一样可以!”关暮深发狠的道。

“嗯……”他低首封住了她的嘴巴,她挣扎无效,发出哼哼的声音。

他如同一只被激怒的雄狮,残暴凶狠,苏青的血都流到了头上,感觉她就要窒息了,而此刻她也羞恼异常,难道她真的要在这种地方被他……

正巧在这个时候,有脚步声走了进来,听脚步声应该是一个女人穿高跟鞋的声音还有一个小孩子的脚步。

这时候,苏青奋力的用手拍打着关暮深,希望能够引起外面的人的注意,他就能放过自己了。

可是,关暮深这个人太我行我素,他哪里会管外面来什么人呢,来什么人也不会影响到他!

这时候,外面的带着孩子的女人听到洗手间里有奇怪的声音,不由得侧耳倾听。

“妈妈,这是什么声音啊?”一个听似六七岁的小女孩子仰头问。

那年轻女人仔细听了两秒钟,便马上用手捂住女儿的耳朵,然后对着发出声音的隔间怒斥道:“有没有点公德心啊?这里是公共场合,还有小孩子的,公然在这里就乱搞,真是猪狗不如!”

“妈妈,他们在里面乱搞什么?”小女孩仰头问妈妈。

那年轻女人脸色一沉。“小孩子家家问这么多做什么?走啦,今天真是倒霉,污了耳朵!”

说完,那女人便牵着小女孩的手离去了。

这时候,关暮深似乎也有点惭愧,所以稍稍放开了她一些。

苏青抓住机会,使尽了力推了他一把,这一把正好推到他的伤口上,所以关暮深一个没有站稳,往后趔趄了一下。

这时候,苏青便眼疾手快的打开了门锁,然后便跌跌撞撞的跑出了洗手间!

“苏青……”关暮

深望着她逃走的背影,蹙着眉头喊了一声,但是他越喊,那个影子就跑得越快。

苏青一口气跑到了繁华的商业街上,然后气喘吁吁的扶着墙往后面看。

确认他没有追上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现在她已经跑到了人流如水的商业街上,就算是他追上来她也不怕了。

刚才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又出现在了她的梦中,苏青以为这十个多月他都没有来看过女儿一眼,以为他这次肯定是已经遗忘了她了,没想到他又出现了,而且连女儿都没有问一问,苏青的心也冰凉到了谷底。

关暮深打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难道以前是自己错看了他?亲生女儿他都可以十个多月不闻不问。

可现在又来纠缠她,他什么时候可以放过自己?苏青心里气恼极了,此刻有点恨自己的懦弱,她应该直接将水果刀捅在他的要害,不说要他的命,也直接把他捅进医院,哪怕自己进去坐两年牢,估计这样他以后就不会来纠缠自己了。

冷静了一会儿,苏青便拖着疲惫的身躯走进了前方的一座大型超市。

毕竟生活还得继续,女儿还要成长,日子还要过下去,她得赶快进去买点过年的年货,要不然今晚于姐走了,明天可没人帮她带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