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 这天中午放学,戴宁刚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忽然身后有人叫住了自己。

“戴安娜!”

闻言,戴宁转身一望,只见是菲利普站在自己的身后。

此时,早已经春暖花开,菲利普穿一件天蓝色的衬衫,身材高大健硕的他在蓝天白云下非常的挺拔,他那双眼睛更加的透明程亮。

“菲利普?”戴宁微笑着打招呼。

多日不见,菲利普仿佛又比以前帅出了新高度。

“这些日子你还好吧?我很想约你出来聊聊天,不过怕你不赏脸。”菲利普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带着一抹羞赧。

听到这话,戴宁心里不由得一软!

其实菲利普是个很不错的人,善良、正直、乐于助人,只不过他的那份情谊她不能接受而已,可是她并不排斥和他做朋友,但是她又害怕和他做朋友,因为怕他仍旧不改初衷,反而会伤害他更深。

“我最近比较忙,所以……”戴宁找了个理由搪塞,不过连她自己都感觉说话很是无力。

这时候,菲利普忽然打断了戴宁的话。“戴安娜,我要离开温哥华了。”

听到这话,戴宁一下子愣了,随后才问道:“你的学业还没有完成吧?为什么要离开?”

露台美女清纯靓丽歪头扎鞭辫子安静唯美写真

菲利普笑道:“我已经提前拿到了所有的学分,所以我已经毕业了,我母亲在中国,她想让我过去陪她。”

闻言,戴宁不由得道:“恭喜你!”

“谢谢。”菲利普笑道。

“也祝你一路顺风!”戴宁又道。

“谢谢,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够在中国再见。”菲利普突然望着戴宁,眼眸中带着一抹希望的道。

闻言,戴宁不由得一愣!

他的眼光看自己很专注,戴宁自然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看到戴宁不自然的模样,菲利普却是低首失意的笑道:“戴安娜,我知道你现在和路在一起,我没有别的意思,作为一个朋友,我只是想在你的家乡和你重逢而已,我希望你和路能早日修成正果!”

闻言,戴宁扯了下嘴唇,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她和路一鸣这辈子都不可能修成正果了,用一句贬义词来形容,他们之间只不过是露水情缘,时候到了,也会各奔东西。

“谢谢,也希望你能够早日找到自己心爱的人。”不过,戴宁还是礼貌的笑道。

“再见了。”菲利普望着戴宁,一步一步的后退。

“再见!”戴宁望着菲利普,心中忽然有点不舍。

菲利普阳光、帅气,只是她并没有爱上他,她希望他以后能够一切安好。

深深的望了戴宁一眼,菲利普终究是背过身子,快步离去。

戴宁望着菲利普渐行渐远的背影,忽然怅然若失。

“人家已经走远了,你还在恋恋不舍?”这时候,背后突然传来了一道清冷并带着嘲讽的嗓音。

闻言,戴宁被吓了一跳!

然后,她一个转身,忽然看到路一鸣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你……什么时候来的?”戴宁的手抚着胸口问。

此刻,戴宁既被吓了一跳,又感觉有点心虚。

其实她和菲利普之间什么都没有,她也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可能是路一鸣此刻的眼光太锐利了点,让她非常的不自在。

“你在紧张什么?”路一鸣的眼眸盯着戴宁,仿佛要看进她的内心。

“我……我有什么好紧张的?”戴宁反问了一句。

本来她就没什么好紧张的,她和菲利普什么事情都没有,不过怎么现在她自己说这句话的时候都没有底气了呢?

路一鸣盯视了戴宁一眼,便直接道:“走了!”

这时候,司机已经打开了后座的车门,路一鸣率先迈步上去。yyls

戴宁见状,知道他可能是生气了,无奈的扯了下嘴角,便也上了车。

不久后,车子便行驶在宽阔的马路上。

他一直扳着一张臭脸,没有说话。

还是戴宁先忍不住的问:“我们去吃什么?”

“回家。”路一鸣只说了两个字。

戴宁不由得皱眉道:“你不是说要带我去吃一家很好吃的牛排吗?这个点回家的话,我下午还有课,你下午还要上班,我们只能做一些简单的午饭了。”

本来,今天中午戴宁和路一鸣是约好一起去吃牛排的,路一鸣说要来学校接她,可是没成想菲利普竟然临时叫住了自己,而且还碰巧被路一鸣看到了,这真是无巧不成书。

“我不饿。”路一鸣的眉头皱着。

闻言,戴宁便也不说话了,因为他心情明显不好,她又何必做炮灰呢?

不多时候,汽车便停靠在了别墅前。

司机打开车门后,戴宁先行下车,路一鸣随后下车。

戴宁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然后走进玄关处换鞋。

路一鸣步入大门后,便反手将大门关闭。

随后,他上前一步,便将戴宁搂在了怀里,比低首吻住了她!

正在换鞋子的戴宁被吓了跳,鞋子都没有换好,便光着脚被路一鸣往客厅里拉。

“嗯,你……干什么?”戴宁口齿不清的挤出几个字,却是又被封住了嘴巴。

路一鸣根本一句话都不给她,径直将她拉到了宽大的沙发前,便将压倒在了上面!

他的吻来势汹汹,大手粗鲁,明显的带着一抹惩罚的味道。

戴宁推搡着她,却是根本撼动不了他。

戴宁的裙子很快便被甩到了沙发下面,最后,戴宁只能是逆来顺受!

他仿佛想要将自己嵌入到他的身体里,好像有人要将她抢走一样。

很快,戴宁便明白了,这个男人吃醋了!

对,他就是吃醋了,他在吃菲利普的醋。

虽然心里也有气,但是戴宁心底深处却是有那么一点点的雀跃。

他还是在乎自己的是不是?要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大反应?

戴宁不知道他是真心心里还有自己,还是不能忍受别的雄性动物觊觎他属于他的雌性?

这次,他折腾了很久都不肯停手,戴宁的嘴唇和脖子都被他吻红了。

最后,戴宁实在承受不住,便瘫软在了沙发上,让他欲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