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荒原上空,

虎豹骑所骑乘的钢普拉战马每跨出一步,其脚下都会闪烁着一转即逝的荧光。或许,也就是其在保持着战马形态的情况下,能够无视重力,自由地踏步浮空的缘故也说不定。

但实际的情况,也只有雷明凯和尤菲米娅两人知道。其他人纵使再多想法,也只不过是猜测罢了。因此,观众们能做的就只有将目光追随在虎豹骑身上,期待着虎豹骑的下一场战斗能够给他们带来什么样的惊喜。

“凯。2点钟方向上空发现一个巨大的信号发生源。”尤菲米娅双手快速地在投影键盘上操作一番后,一副经过多次缩放的画面就随之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这,这是卡乌攻击空母?”

一看到那肥胖硕大的机体,以及足以遮掩一方天空的巨翼,雷明凯便已经认出了这个所谓的巨大信号发生源的真面目了。

根据他对于创战者的记忆所知,在这场世界大赛当中确实是出现过一次卡乌攻击空母发动攻势的情况。而交战双方则是以来自德意志的裘玛为首的讨伐团队,以及作为被讨伐对象的花花公子利卡德·费里尼。

雷明凯思索间,更将目光放在了画面之上。在那里,雷明凯只看到了在艮高佐单机护卫下的卡乌攻击空母毫无吝啬地将自身所装备的航空炸弹数投去早已被其锁定的区域。

一颗颗巨大沉重的航空炸弹在以脱离卡乌攻击空母的瞬间,便掀起一阵阵刺耳的呼啸声,撕裂空气,尖啸地砸向地面。

“轰!”

“轰!”

“轰!”

刘宥灵Jovie白格子衬衫清晨唯美写真

这个刹那间,就算虎豹骑在远离那片区域的空域之上,都依然能够看到那自一开始轰炸,就没有停歇过的爆炸火光。

“好壮观!好厉害!”尤菲米娅小小地惊讶了一把。她根本没有想象过钢普拉对战竟然还有能够如此真实与现实当中实战下,所发动的空袭近乎一样的空中轰炸效果。

“是呢!不过,我们要去给某个人解下围了。”雷明凯应了一声,右手轻轻一拉操控球,虎豹骑便扯过缰绳,让钢普拉战马转向卡乌攻击空母所在的空域。

“救人?是诚他们吗?”尤菲米娅想了一下,似乎能够让雷明凯出手相救的也就只有伊织诚他们了。

“不。并不是诚。”雷明凯抬头扫了一眼头顶上那片蔚蓝的天空,嘴角上浮现出了一丝颇有深意的笑容。

“我们要救的只不过是一个玩弄女人心之后,被对方那些不甘失败的前男友们组团讨伐的恶霸罢了。”

“恶霸?”

尤菲米娅眨了眨眼睛,心思敏捷的她很快就明白了雷明凯到底是在指谁了。因为在这段时间当中,雷明凯曾经明确地指出某人是花花公子,因此,回忆起那一幕的尤菲米娅一下子便想起了那人的名字。

“利卡德·费里尼?”

“是的。就是那个花花公子。虽然我很同情那些头顶上绿油油的可怜人,但现在还不能让他们将费里尼这家伙打出局!因为,我跟费里尼还有一场对决要打呢!”

虎豹骑双手再一次一抖缰绳,踏步空中的钢普拉战马马上迈开更大的步伐,在左右大腿两侧更向外展开了两具小型辅助推进喷口,为钢普拉战马的加速提供强而有力的帮助。

眨眼间,原本距离卡乌攻击空母所在的空域还有一段距离的虎豹骑便已经冲过了三分之一的路程。

卡乌攻击空母在望!

“费里尼。你最好给我坚持一下!就算是待会会有诚和真生来救你,但现在,你必须领我这份人情!”

雷明凯眼中的寒光逐渐地汇聚在依然不断地朝着凤凰飞翼高达头顶投放航空炸弹的卡乌攻击空母。

这一刻,

在那连绵不断的爆炸当中,驾驶着流星艇的凤凰飞翼高达被逼地左闪右躲,显得格外地狼狈不堪。

“可恶!就只盯着我不放吗?裘玛!是你女友自己送上门来的!为什么要恨我!!”

忍受着那阵阵爆炸轰鸣,勉力在这连绵不绝的冲击波当中维持着凤凰飞翼高达的平衡的费里尼喊了一声。

“不拒绝她,就是你的错!!”

想起头顶上那片浓密的草原,裘玛双眼便忍不住发起了泪花。

这个世间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比那一刻更加地屈辱!更加地让男人感到愤怒!

于是,在裘玛心中那股越发激烈的愤怒之下,卡乌攻击空母的轰炸力度更加提升了五成有余。

顷刻间,原本就让费里尼感到吃力的空中轰炸便更加密集,也更加恐怖。

“轰!”

陡然间,

凤凰飞翼高达一个躲闪不及,被一枚迎头砸下的航空炸弹炸飞了出去,无法再继续维持自身的平衡,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流星艇被远远地抛飞。

“裘玛。这并不怪我!!是她的错!!”

面对着这恐怖的空中轰炸,费里尼依然嘴硬地否认了自己出手为裘玛种下了一片大草原的罪孽。

“什么!!就算是她跑上门来了,不懂得拒绝她的你就是存在世上的罪孽!!为了肃清这个世间,也为了更多同志不再受到你的祸害!我,我们要将你干掉!!”

“啧!哪有如何!我本身就是一个奉行来者不拒主义者!!这有什么错!”

心知不能在继续这样下去的费里尼一边反驳着裘玛的控诉,一边争取时间,为凤凰飞翼高达争取拿起抛飞在不远处的那柄粒子破坏步枪。

只要将其拿在手上的话,那么就算是面对着来自卡乌攻击空母的攻击,费里尼也有底气在。

但是,对费里尼的战力深有了解的裘玛却不会任由其重新拿起破坏步枪。

“艮高佐!阻止他!”

护航在卡乌攻击空母周边的艮高佐应声而来,并力发射从背部延伸而出的五联装光束炮。

“轰!”

刹那间,在五联装光束炮的猛烈攻击之下,费里尼的打算瞬间化为乌有。

凤凰飞翼高达的动作停下了,只能在艮高佐的猛烈攻击下,勉力抵抗着。

这一刻,

草原军团的复仇时刻终于到来了!

作为本次讨伐军团的发起人,裘玛双眼溅起朵朵泪花,这是喜悦的泪水!

这是大仇得报的泪水!

“来吧!!深受其害的同志们!!我们复仇的时刻终于到来了!就让这个罪恶之人抱着他那可恨的主义溺死吧!!”

“咔!”

只见随着卡乌攻击空母的前舱口的缓缓打开,隐藏在里面的机体随之从黑暗当中出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那,那是!!!”

不用说。

在费里尼一看清楚从卡乌攻击空母的格纳库当中出现的那些机体的真身后,他便知道现在不妙了。

“不是吧?”

费里尼眼皮狂跳。

这一刻,费里尼终于有了一丝后悔自己为什么会在当初荤素不忌,来者不拒地照单收了。

“觉悟吧!!费里尼!这是你的报应!”

绿帽军团的怒吼声久久地回荡在整个会场上空,也让场观众瞬间愣住了。

当然,

坐在一号贵宾房里面的人也是如此。

就算是有着面具的遮掩,克鲁泽,夏亚还有弗尔·伏朗特的面色都依然能够看出一丝古怪。

“咳咳。这次大会的选手很是有趣呢!夏亚,你说是吧。”克鲁泽瞥了一眼何美美和小雪儿那边后,忍不住地开口活跃了一下气氛。

“咳。说得也是。看样子,这次大会应该是历届最有趣的大会了。”夏亚扯了扯嘴角,有些哭笑不得地说道。

如果被那位大人知道自己的闺女正在看一场这么有趣的比赛的话,或许会闹出一些事情来也说不定。

而弗尔·伏朗特倒是沉默了下来,一言不发地看着屏幕上的赛事。

此时,已是凤凰飞翼高达以及费里尼的关键时刻。

失去了大部分武装的凤凰飞翼高达在面对着来势汹汹,更是锁死了凤凰飞翼高达去路的敌人时,却是那么地无力。

“受死吧!费里尼!”

在冲在最前方的维萨戈高达展开胸腹部的百万声波炮的瞬间,一道光束从天而降,将欲将凤凰飞翼高达送入黄泉的维萨戈高达一击打爆。

“轰!”

“什么?”

下一瞬间,在维萨戈高达突然被打爆的瞬间,一道黑影突然从下方荒原上拔地而起,犹如闪电般冲到了来不及反应过来的阿斯塔隆高达的身后,反手便是一道刀光。

“不!”

“轰!”

短短眨眼间的功夫,作为草原讨伐军团的先锋,维萨戈高达和阿斯塔隆高达竟几乎在同时被击毁。

这让前一秒还沉浸在大仇得报的喜悦当中的裘玛愣了一下,差一点没有反应过来。

可作为世界级选手的他很快就重新振作了过来,双手连连操作,随着两幅分别监视着上空和下方的监控画面一弹出,裘玛便知道了让草原讨伐军团进攻受挫的凶手。

“星际创制强袭高达?还有虎豹骑?他们为什么要来阻止我们!”

裘玛惊讶之余,也不过多地思考什么。

现在,阻止他们复仇的人,皆为他们的人。

“艮高佐!你去干掉星际创制强袭高达!其他人,去阻止虎豹骑!费里尼!就由我来干掉!”

草原讨伐军团的攻势一变,顿时让费里尼的压力一松,不由地观察起周围的情况。

“那,那是?”

“费里尼。是否有过那么一刻后悔你曾经犯下的错误?”

就在这时,雷明凯的笑声响起了。

费里尼双眼一眯,也看到了从天而降的星际创制强袭高达。

“你们在干什么?岭司,还有凯!如果我出局的话,你们岂不是更加轻松一点?”

“嘿!费里尼,你才是在干什么呢?别忘了我们之间还有一场对战没有完成呢!”岭司轻笑一声,毫不犹豫地反驳了费里尼的话。

“正是如此。费里尼。救你只是为了让你能够晋级下一场赛事而已。另外,继续前面的问题。”雷明凯接着说道。

“问题?嘿!你在说什么呢?我不是说过了吗?只要是自愿跑过来的,我就不会拒绝!因为,我便是来者不拒主义者!”

不料,费里尼这一番彻底地将草原讨伐军团的怒火引爆了。

“费里尼!!去死吧!”

在那被种下漫无边际的大草原的愤怒之下,所有人都忘记了自己的任务,直接将攻击目标转向凤凰飞翼高达。

漫天的光束,

尖叫的导弹,

在凤凰飞翼高达面前形成了一道可怕的火力网。

只要凤凰飞翼高达再向前一步,那么等待着它便是死亡!

“不会吧?这么疯狂?”

再一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费里尼眼皮狂跳。

“哈哈哈哈!费里尼,尽管抱着你那个来者不拒的主义后悔去吧!我不是说过了吗?天道轮回,循环不爽!”

雷明凯的笑声响起之时,便是虎豹骑从天而降,落在了凤凰飞翼高达前方。

“费里尼。这一击,我帮你挡下了!这个人情,你给我记清楚咯!”

雷明凯那不容拒绝的说话,让费里尼嘿嘿一笑,反驳道“那也要你挡下了才行啊!”

“是吗?看好了!”

说时慢,做时快。

虎豹骑便已经挡在了凤凰飞翼高达前方,那道在前不久让伏击挫败的半透明圆罩再次出现。

“轰!轰!轰!”

草原讨伐军团的攻击转瞬即达。

但,也只是掀起了一阵阵声势骇人的爆炸。其余,便尽数挫败在了虎豹骑撑起的那道圆罩之上。

“还不够!还不够!你们的攻击根本无法到达这层防护罩的极限!”

长刀挥出,

吹散阵阵浓烟之间,雷明凯挑衅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紧接着,在草原讨伐军团还想继续发动攻击之时,又是数道光束从天而降,将幅心神都放在了费里尼和凤凰飞翼高达身上的草原讨伐军团的机体一一打爆。

是星际创制强袭高达。

岭司趁着雷明凯搞局而出现的机会,控制着星际创制高达连连点射,一口气将草原讨伐军团的有生力量去除了大半。

“嘿!大叔们。别老是看着那个不成器的花花公子,这里还有你们的对手呢!”在岭司这番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挑衅话语之下,那涂装为色,变形为双头龙的艾比安高达马上调转枪口,朝着星际创制高达直奔而去。

“来了吗?诚!我们负责搞定这架难缠的机体。”

“是!”

“绿色的双头龙艾比安?不知道跟之前那三头龙艾比安有什么关系?不过,算了。反正都是手下败将。”

雷明凯将目光从岭司那边收回之后,便看向已经剩下没多少机体的草原讨伐军团。

“抱歉!为了让这个花花公子能在后面比赛,跟我打上一场,你们就乖乖地出局吧!”

“休想!!出局我无所谓!但是!!唯有,唯有!!唯有将费里尼打败!唯有将他打出局才是我的愿望!因此,阻拦在我,我们面前的人都注定要被我们打败!!!”

见状,雷明凯叹了一口气。

“尤菲,交流不下去了。”

尤菲米娅也是苦笑连连。

没想到费里尼竟然是如此地人神共愤。

“那就没办法了!凯。”

“嗯。”

突然间,

挡在凤凰飞翼高达前方的虎豹骑犹如离弦之箭般拔地而起,竟直接以笔直冲锋地朝着半空中的卡乌攻击空母冲了过去。

“直接攻击卡乌攻击空母?想得美!艮高佐!”

可艮高佐刚一行动,一道璀璨的光束便从虎豹骑的下方亮起,以防不胜防的角度准确地命中了艮高佐,一口气将其打成了两断。

“轰!”

在艮高佐的轰然爆炸声中,挡在卡乌攻击空母面前的障碍已经被数清除。

眼下,就剩下卡乌攻击空母和虎豹骑。

“啧!就这样将你撞碎吧!!不要小看了卡乌攻击空母的舰首的强度!!”

把心一横的裘玛直接将卡乌攻击空母的航向压低,笔直地朝着虎豹骑直冲而去。

“想效仿大少爷吗?可你不是卡尔玛·扎比。”

雷明凯眼中寒光一闪,低喝一声。

“战魂系统!开!”

让场观众惊艳的一幕再一次上演。

一道道璀璨靓丽的红色光辉迅速地游走在虎豹骑身上,并在转瞬间便数汇聚在了虎豹骑手中的那柄长刀当中。

“给!我!破!!”

随着雷明凯的一声低喝,虎豹骑毫不畏惧地朝着体型远超自身的卡乌攻击空母挥起了手中长刀。

电光火石之间,

卡乌攻击空母和虎豹骑交错而过。

留在观众眼中的,

便只有从虎豹骑手中那柄长刀乍现的红光。

“咔···”

一声脆响。

朝着凤凰飞翼高达直面压下的卡乌攻击空母竟被一道从中分开的直线砍成了两半,从凤凰飞翼高达两侧擦边而过,重重地在地面上划出了两道深深的坑道之后,轰然爆炸。

“轰!”

卡乌攻击空母所形成的殉爆惊天动地,那巨大的蘑菇云仿佛就要突破了天际,延伸到了外太空之间。

“结束了吗?”

看到差一点让自己出局的草原讨伐军团宣告灭亡之后,费里尼不由地松了一口气。

然而,

世事总是如常变化的。

“轰!”

“轰!”

大地在怒吼,

空气在震动,

一道庞大,宛如神话当中的泰坦巨人再临般的巨大身影一脚踏灭了卡乌攻击空母引发的火灾,肆无忌惮地站在了雷明凯等人的眼前。

“ga size?!扎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