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凌晨时分,是生物最为疲倦的时刻。

可穆却没有任何睡意,而是站在大天使号的舱口那边与一名少校进行着争论。

这是穆为了得知雷明凯和基拉·大和的去向而做出的努力。

尽管穆已经尽力了,但对方依然是拿着同样的说辞和态度应付着穆的追问。

“穆·拉·弗拉格少校。我们同为地球联合的军人,你应该知道该怎么做?不要让我们为难。现在大天使号的任务是补给休整。接下来,会有更为重要的任务在等待着少校的努力!”

或许是被穆搞得有些烦了,那位少校丢下一番话后,便转身离去。

“等等!”

穆刚想追上去,却被守在旁边的士兵给拦住了。

“少校,夜已经深了!你该回去休息了!”

拦住穆的士兵面无表情地看着穆说道。

“你···”

“噗!”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忽然间,一声闷响从那位少校离去的那边传了过来,让拦住穆的那两名士兵惊疑不定。

“快!快去看看发生什么事了!”

突然一阵激灵的穆忽然大声喊道。

本能地服从命令的那两名士兵来不及追究穆为何会突然下来,便左右分开,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

“噗!”

“噗!”

在那两名士兵刚刚从穆的视线当中消失的瞬间,两声闷响相继响起。

见状,穆眼中闪过一道精光,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之后,便光棍地举起双手,闭上眼睛,摆出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别下那么重手啊!骑士!”

默默念叨的穆忽然颈后一痛,便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而在直挺挺地倒下的穆身后,雷明凯的身影无声无息地浮现了出来。

“这家伙怎么这么懂事?”

白猫零式伸出爪子,推了推穆的侧脸,摇着尾巴好奇地看着穆。

按照白猫零式的理解,这个穆应该是会被那三人的神秘倒地给吓到,要么谨慎前来查看,要么转身就跑,怎么就不明不白地摆出了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他猜到了。”

雷明凯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纠结,而是转身登上了大天使号。

“零式,注意情况!”

“明白!”

一人一猫便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溜进了大天使号当中。

随后,在白猫零式的引领下,雷明凯避开了所有人,来到了拉克丝的房间门前。

还没有等他敲门,房门便自动打开了。

出现在雷明凯眼前的,便是早已经准备妥当,以及将粉红哈罗的电源暂时关闭的黑发少女。

“凯,你来了!”

欣喜的声音中,是期待,更是感动。

“嗯。我们走!现在不是聊天的时候!这座基地恐怕很快就发现我的失踪。”

没有任何多余的话,雷明凯牵起拉克丝的手就走,按照来时的路,动作迅速地离开了大天使号。

“零式。带路!现在怎么走?”

雷明凯回过头,看了一眼停在港口内的大天使号后问道。

“零式?是那只白猫的名字?”

自从初次见面,白猫零式给拉克丝所带来的足以刷新其三观的冲击之后,拉克丝便默默注意起了这只在前面带路的白猫。

从其的行为来看,这只白猫除了可爱的外表之外,简直与人类没什么两样。

“嗯。它叫零式!详细的事情,离开这里后再说。”

雷明凯拉着拉克丝,一路跟着白猫零式走走停停,小心翼翼地避开了明岗暗哨,终于摸到了基地的边缘。

隔着那道被铁网围起的屏障,雷明凯下意识地看向周围,看向布置在墙角上,角落里,暗影中的电子眼。

这将是雷明凯和拉克丝从这座基地当中离开的最后一关。

“我来搞定那些碍事的电子眼。”

白猫零式的声音在雷明凯的脑海当中响起,它的爪子更是跃跃欲试地弹了出来。

但雷明凯却伸手拦住了白猫零式,不让其冲出去。

“怎么呢?”

拉克丝发觉到一丝异常。

雷明凯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安静后,便指向铁网外的那条被夜色笼罩的道路。

不仅是拉克丝,就连白猫零式都疑惑了。

那条被黑暗笼罩的公路似乎···

还没有等拉克丝和白猫零式表示自己根本看不到什么的时候,一道光芒忽然地从道路的尽头闪过。

见状,白猫零式猛地瞪大双眼,将注意力尽数地放在了道路的尽头。

“有人来了!而且,还是被重兵保护着的人。大人物吗?”

猫科···

哦,不对。

是白猫零式本身的力量。

在这股力量加持之下,它看得比雷明凯还要远,还要清楚。

“大人物?什么样子的?”

“金发的年轻男人。哼!还很自负的样子。”

白猫零式不屑的声音连连响起。

“金发?年轻男人?不会是他吧?”

地球联合军的阿拉斯加总部,金发年轻男人,这种种因素叠加在一块的话,似乎都在指向一个人,一个隐藏在大西洋联邦背后兴风作浪,誓要灭掉所有调整者的疯子——穆尔塔·亚兹拉尔。

“拉克丝。或许,我们的离开要延后一些了!”

“嗯,我听你的。”

拉克丝没有犹豫,而是坚定地点了点头。

雷明凯比了比手势,白猫零式明白地转身离去,以最快的速度将附近的电子眼尽数黑掉,好让雷明凯和拉克丝转移到一间无人,但却能够看到大门那边情况的房间当中。

“在这里等着。千万不要出声!”

在雷明凯的叮嘱下,拉克丝懂事地找了个角落,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谨慎地掀开窗帘,留出一丝缝隙用以观察的雷明凯。

方才雷明凯发现的车队并没有让他等很久。

在越发明亮的车灯之后,车队缓缓地驶到大门前那一瞬间,雷明凯终于看清楚了白猫零式口中的金发年轻男人的脸孔。

“果然是他!穆尔塔·亚兹拉尔。”

纵使记忆中的二次元脸孔与现实所看到的脸孔有些出入,但雷明凯还依然能第一眼认出了那个疯子——穆尔塔·亚兹拉尔。

“零式。b计划!”

雷明凯心知在亚兹拉尔这个蓝波斯菊的现任统帅出现之后,是绝无可能顺利离开这座基地的了。

因此,某些代价是必须付出的。

“好!跟上!”

“抱歉!拉克丝,得罪了!”

白猫零式在前带路,雷明凯不等拉克丝反应过来,便直接将其抱起,大步流星地冲出房间,朝着基地的另外一处快速地移动了过去。

此刻,已经是凌晨02:46分了。

再拖下去,能够让雷明凯和拉克丝离开这座基地的时间窗口将会消失。

办公桌边上摆放着一堆堆或被签阅,或未翻看过的文件,而伏在办公桌上的男人似乎忘记了时间的存在,依然在批阅着这段时间他因故外出而积累下来的文件。

忽然间,一阵冷风从窗外吹进,将办公桌上的文件吹得哗哗作响,那突如其来的凉意和声响让伏案疾笔的男人大为不满。

可就在他抬起头的瞬间,一只白猫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办公桌上。

而且,在其身后,一名抱着黑发少女的男子更是站在了那里。

“晚上好!乔治阁下!”

“你···”

男人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抬起手指,惊讶道:

“你是那个机师,凯·布里塔尼亚?!”

“是的!是我!”

雷明凯大方地承认自己的身份之际,更是轻轻地放下拉克丝,让其站在自己的身边。

“这是舍妹奥黛丽·布里塔尼亚。”

接着,雷明凯继续说道:

“非常抱歉!深夜到访,想必已经打扰到了乔治阁下的休息。但事急从权,我有一个忙需要乔治阁下的帮忙!”

看着雷明凯那看似是求助,实则却是胁迫的脸孔,身为大西洋联邦外务事务次官的乔治·阿尔斯塔皱了起来,但他还是微微点了点头。

“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从重重监视之下逃脱,但现在你会出现在这里,想必就是要离开这里,通过我这里的渠道。”

乔治并不傻。

除了平日里对自己的女儿芙蕾·阿尔斯塔极为宠爱之余,其他时候都是为人精明,处事圆滑的主。

“没错!乔治阁下果然是聪明人。只要乔治阁下能够帮我这个大忙,那么,这样东西便是你的了。”

一张光盘被雷明凯推到了乔治的面前。

乔治垂下目光,看着那张里面不知道装着什么东西的光盘,沉默不语。

“这是强袭高达的os程序。嗯,是被我修改过,能够以自然人的能力驾驶ms的最新os程序。”

说罢,雷明凯还补上了一句话。

“就在刚才,穆尔塔·亚兹拉尔刚刚到达这座基地。”

“什么?!”

穆尔塔·亚兹拉尔到底是何许人也,乔治自然清楚。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样的大人物竟然会在深夜来到这座基地当中。

“难道说,就是为了这东西?”

思索间,乔治下意识地将手伸向旁边的电话。

却不料,一道寒光闪过,三道深深的爪痕随之挡在了乔治的面前。

竟是那只可爱的白色猫咪的所为。

那闪烁着寒光,足以在实木办公桌上留下深深爪痕的利爪正在乔治的眼前来回地晃悠。

“零式!住手!”

紧接着,雷明凯呵斥一声,让那只白猫收回了爪子后,朝着乔治友好地点了点头。

“如果只是求证的话,乔治阁下请随意。”

乔治皱了皱眉,但还是默默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并不会做出任何出格的行为后,就拿起电话快速地确认着雷明凯所带来的消息。

一会儿,放下电话的乔治再度陷入沉默。

但很快,他便伸手取过了那张光盘,开口说道:

“5分钟之后,会有一辆将会前往附近城市的车停在楼下。”

交易,达成了。

“非常感谢你的谅解!乔治阁下!”

雷明凯与拉克丝向乔治表示歉意后,便带着白猫零式离开了乔治的办公室。

至于乔治会不会玩心眼,雷明凯并不担心。

在其接过光盘的那个瞬间,乔治便已经做出了协助雷明凯和拉克丝离开这座基地的决定。

办公室的门缓缓地关闭了。

将雷明凯两人与乔治隔绝在两个世界当中,也让乔治再度被寂静所笼罩。

寂静中,乔治的目光从天花板到书柜,到沙发,到雷明凯之前所站立的位置,到白猫零式在办公桌上留下的三道爪痕,再到摆放在右手边的那张照片。

照片上,正是站在树下,身穿粉色连衣裙,带着明媚笑容的少女。

“芙蕾。一切,都是为了你!”

乔治的思绪渐渐地汇聚在一块,汇聚成同一个目标的瞬间,他再次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幸会!我是乔治·阿尔斯塔!久闻大名!亚兹拉尔阁下。就在刚才,我从一位朋友手里得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想必阁下会很感兴趣的!”

电话放下,窗外正响起一阵足以将整座基地都炸起来的刺耳警报。

然而,乔治却微微一笑。

“祝你好运!布里塔尼亚阁下!这一次,阿尔斯塔家再也不欠您什么了。”

门外,一阵敲门声响起,同时也传来了女儿困意十足的话语。

“爸···爸爸···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好吵···”

乔治脸上顿时泛起了温柔的笑容。

他快步地走到门前,打开房门,看着揉着眼睛,一脸睡意的女儿,柔声道:

“没!没什么。只是基地在搞演习而已!好了!芙蕾,回去睡吧!我们马上就要回家了!到时候,爸爸也会留在家里工作的。”

“真···真的?”

芙蕾惊喜地看着乔治。

“真的!上级已经答应了我的申请了!”

“哗!真得太好了!!”

温暖的亲情之外,依然是那刺耳,将整座基地炸起来的警报。

在尖锐,几乎能够将人类听觉撕裂的警报声中,坐在后座的拉克丝下意识地握紧了雷明凯的右手。

尽管她的小脸上是一片平静,但越发加紧的力度却已经将其杂乱的心绪给暴露了出来。

“没事的!”

眼前,是将门外的世界隔绝开来的大门。

不曾回过头的司机向迎过来查看的士兵扬了扬手中的证件后,大门打开了。

“轰隆隆···”

一辆辆战车不断地被驶出格纳库,一架架战机滑出了机库,一名名荷枪实弹的士兵冲出了营房。

但,这些已经与雷明凯,拉克丝无关了。

他们所乘坐的轿车已经驶上了前往附近城市的公路。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