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30

青州府,西坊街道,一家青楼后院。

毒蛇赵青一个眼享受这两个姑娘的按摩,听着两个手下在给他汇报情况。

赵青在江湖上不显山不漏水,几乎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号,但毒蛇帮在青州却赫赫有名,特别是在鱼龙混杂之地,总能看到毒蛇帮帮众的身影。

赵青已经30多岁了,从毛头小子就在外面混,一晃10多年过去,使尽了心机手段,这才爬到了毒蛇帮帮主的位置上。

如今的位置来之不易,所以赵青也格外的珍惜。

帮派跟江湖还不同,帮派是为了钱,能够闷声发大财的,绝不会出头冒尖。

江湖上的大侠们,反而追求的是一个名,名利双收之事,在江湖顶层才会出现,像他们这样的小帮派,只有利没有名。

帮主,五虎断门刀的王五也来了,看起来有些狼狈!”

此时外面快步走进来了一名手下小声汇报。

狼狈?”赵青略一沉吟,心中已经想到了几个可能。

他摆了摆手:“请进来吧,态度好一点!”

是!”

柔美蕾丝淑女眼色媚人比花娇

那名手下转身离去,赵青摆了摆手:“你们几个也下去吧,叫人去整治一桌酒席,一会儿说不定用得上!”

众人都下去了,只剩下赵青,很快手下就带着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快步。

二弟!”

大哥!”

两人都很激动,互相抱拳行礼,又忍不住狠狠抱了一下。

叫手下打下去,两人分宾主落座,赵青亲自给王五倒了一杯茶。

大哥不在五虎山逍遥快活,怎么跑到小弟这里来了?是不是又想念我这里的姑娘了?没问题,一会儿就给你安排上,要几个有几个,保准把大哥伺候好!”

赵青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这个名义上的大哥。

平日那种睥睨群雄的气势已经消失不见,眸子中带着深深的疲惫,似乎还有一丝惧怕,衣服也略显凌乱,看样子是长途奔袭,径直冲着自己来的。

王五端起茶杯一饮而尽,叹了口气:“二弟,做哥哥的也不满意,我这次算是栽了,找你求救来了!”

大哥别急,慢慢说,怎么回事?”

赵青的表情没什么变化,早就猜出了是类似的事儿,不过管不管,还要看看具体情况再说。

没什么可稀奇的,就是惹了不该惹的人而已!”

王五摇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或许你也知道,莱芜那边最近突然间冒出来了一个天下山庄,名字相当霸气,其实跟快活林也差不多,只不过比你这里的烟花柳巷要大上百倍千倍,各种吃喝玩乐的设施也要精美的多!”

赵青点点头:“天下山庄名声赫赫,背后有红头巾山贼人,人数众多,聚啸山林,明面上有平安票号支持,真金白银不知道打出去多少,如今山东境内,只要是长了耳朵的,自然都知道天下山庄!

大哥该不会是说,你的麻烦就是在这天下山庄里面惹到的吧?”

王五沉默不语。

赵青目光微微一变:“是天下山庄?”

王五苦笑点头:“没错,我那妻兄,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在天下山庄闹事,被看场子的打手给教训了,还赔了很多钱!

回到五虎山之后,这小子颠倒是非,将自己说得跟一朵白莲花似的,惹得我那母老虎大发雷霆。

一念之差,又调集了五虎断魂刀所有高手准备去讨个公道……”

赵青微微眯眼,他知道这是委婉的说法。

估计主要原因是他的心胸看到天下山庄的繁华与富贵,起了心思,发现自己一人讹不到钱之后,就准备借助妹夫的力量。

王五估计也没安什么好心,本着有枣没枣打三杆子的念头,准备多少敲点钱出来。

可惜他没想到的是,天下山庄并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不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惹了大麻烦。

说不定就只剩下王五一个跑掉,其他的都被抓住了。

……谁想到他们事先有埋伏,大家拼死掩护,我总算中杀出了包围圈,这就匆匆向你求救来了。

二弟,此事你不能不管呀。

天下山庄这群王八蛋,下手黑着呢,出来之后我四处打探了一圈,发现他们猖狂的很,只要有人闹事,不管是武林中人还是达官贵人,就算是王爷,也会莫名其妙的消失。

之前曾有个金国的贵人无端端消失,引起了很大的震动,拍了一支骑兵队来攻打莱芜,这一夜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从那之后,就再没有人敢找麻烦了!”

赵青不动声色。

大哥,这不是了解的很详细吗?你觉得,给我一个小小的毒蛇帮,能够逼得天下山庄让步吗?”

王五沉默。

赵青道:“大哥,不是弟弟不帮你,是咱们完没有胜算,天下山庄既然敢开门做天下人的生意,自然有他的底气,别说我手底下也不过几百帮众,就算有几千人也不敢贸然攻打。

这里面水深着呢!”

王五有些激动:“那我……”

别担心,做弟弟的当然不能不管哥哥,怎么说咱俩都是结拜兄弟,我做到这个帮主的位置上,你也没少帮我。

但咱们能力有限,依我看,大哥你不如暂时先隐藏下来,暂时先保住自己再说。

只要你还活着,五虎断门刀就不会断了传承。

等到风声过去了,再将五虎山打造出来即可,至于那些人手,还是放弃吧!”

这……”王五十分动摇,可是那句话却又说不出来。

要是亲口说了放弃,以后他王五成什么人了?

就在这时,一名手下匆匆进来:“帮主,外面有一人自称天下山庄外事长老,想要求见帮主,他说是为了王五爷而来的!”

赵青还没说话,王武蹭的一下站了起来。

欺人太甚,这是要赶尽杀绝啊,他们来了多少人?”

只有一人!”

王五愣了一下,眼中露出喜色,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不同,他昂头大笑三声,冷然道:“区区一人就敢找我断魂刀王五的麻烦,真当我怕了他们天下山庄不成,什么外事长老,看我不砍下他的狗头,给天下山庄一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