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4

宋翊挟持着和努哈赤,从门内走了出来。

霍都看着似曾相识的场面,有种幻如隔世的感觉。

“朱熹,你怎么样?”宋翊看着攻入前院的真王等人,关心问道。

一句“朱熹”,让真王十分温暖。

这说明,在女人心中,不是因为他的身份而担心,而是因为她在乎自己这个人啊。

“没事”朱熹和蒋耿、小黑他们背靠背,小心翼翼地说道。

“好”宋翊松了一口气,继续说道“你们到我身后,我们一起走”

宋翊的话,让和努哈赤怒极反笑。

“哈哈”

男人的笑声,在此时此刻十分违和。

“你笑什么?”宋翊问道。

和努哈赤冷笑说“没想到,堂堂乾朝真王,却要依靠女人来保命。难道还不可笑吗?”

风雪俏佳人

印小黑在真王身边听得一清二楚,生怕王爷上了对方的当。

“王爷,不要上当。”

真王点了点头,并没有理睬和努哈赤。

宋翊看着男人朝自己方向走来,心中的一口气慢慢舒缓下来。

一直被挟持的和努哈赤,则将女人的表现都看在眼里。

自从看到真王后,女人所有的眼神都落在真王身上。

这让和努哈赤很不喜欢,嫉妒使其面目非。

等真王走到宋翊身前时,虽然没有开口,却用眼神询问对方是否安。

但夫妻两人的眼神交流,让夹在中间的和努哈赤,看了个寂寞。

和努哈赤黑了脸,这眉来眼去的两人,根本就拿他不存在啊。

“你们以为,你们真的赢了?”和努哈赤冷笑出声。

和努哈赤的话,让宋翊心中产生了不好的感觉。

“你什么意思?”宋翊看着和努哈赤问道。

“你们以为让一个厨子去传递信息就万无一失了吗?”和努哈赤残忍地开始揭露。

“你?”宋翊惊讶道,难道真王暗藏在城主府的厨子已经暴露了吗?

那岂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暴露在人家眼皮子底下?

那?

宋翊看了看真王,蒋耿和印小黑等人。

突然“球球呢?他现在在哪里?”

难道,球球出事了吗?

宋翊想到这个可能,觉得身的血液都倒流了。

“别紧张,球球在安的地方,他是在骗你呢”真王抱着宋翊,安慰道。

但宋翊知道,和努哈赤不会说谎。因为她身为母亲,与儿子有心电感应。

她能真切感受到,儿子球球有危险。

“你终于想到了。没错,你的儿子在我们手中”和努哈赤冷笑着说道。

此时,霍都的人抓着朱佑德走了进来。

朱佑德小小个头,脸上都是不甘心。

一路挣扎,却无计可施。直到看到父母,才终于放声叫道“父亲,母亲”

“球球”宋翊想不顾一切,飞奔向儿子。

但与之相对应的,宋翊却看到儿子五花大绑不说,周围还站满一圈的女真士兵。

每个士兵手中都是可以随时要人命的武器,宋翊不敢轻举妄动。

霍都见手下带来了自己这边的人质,悬着的心,也放松下来。

“可汗,您稍等,我们这就来救你”说完这句话,霍都看向真王和真王妃“你们的儿子,在我的手中。怎样?一人换一人?你们也能一家团圆”

霍都觉得自己占据上风,于是,继续说道“你以为让厨子传递消息,我们就不会查到吗?其实,我们早就怀疑,城主府里有你们的奸细。那日,你借故发脾气,让他替你们传递消息”

说着,城主府内厨子古力便被带了上来。

古力自知自己身份被揭破,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并没有挣扎,就像一个破麻袋一样,被人随意摆弄。

宋翊见古力被抓,便知道,自己的计划早已经暴露。

“你们既然已经知道这个人有问题,为何不当场将其抓获”宋翊质问道。

霍都听真王妃的质问,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反而看向和努哈赤。

见对方脸上一脸寒霜,霍都在心中喟叹,开口说道“当场人赃并获,哪有如今瓮中捉鳖,一网打尽来得痛快呢?”

“是吗?霍都,你别忘了。你们的可汗可在我的手中。本王不相信,你敢不在乎你们可汗的安危”朱熹说着,便将抽出长剑,横在和努哈赤的咽喉处。

一道新鲜的血痕,在火光下,触目惊心。

“朱熹,你敢”霍都见可汗受伤,大呼出来。

真王朱熹冷笑了一下,根本不为所动。

真王的态度,霍都看得一清二楚。

转念一想,霍都笑了“将世子带上来”

说着,朱佑德便被人提到霍都面前。

朱佑德因为双手被缚,只能靠双腿和嘴巴发起攻击。

奈何,他四肢短小,根本就不能发起有效攻击。

在人高马大的女真人面前,就像一只待宰的小鸡一般。

看着儿子拼命挣扎,宋翊心如刀割。

“你们也别忘了。这里是哪里,况且,你们的儿子还在我手中。”霍都胜券在握的样子。

其实,现场的局势,不难看出来。

若真王他们横下心来,其实并不完落于下风。

只是,让真王和宋翊放弃自己的儿子,是何其残忍的一件事情。

但,看着跟随真王,一直出生入死的兄弟。

宋翊实在不忍心,置他们于不顾。

“你试试”

就在所有人都在心中平衡的时候,宋翊突然发难,将和努哈赤捉回自己手中,一把匕首插向和努哈赤的大腿。

鲜血喷发而出,瞬间在现场弥漫了浓郁的血腥味。

“宋翊,你不要你儿子的命了”霍都见状,与伸手掐住朱佑德的脖子。小人儿悬在半空,脚下无着力点。很快便缺氧,脸部发紫。

亲眼看着儿子,脸上一点点失去血色。宋翊心如刀割。身为人母,她要亲眼见儿子死在自己面前,是何其残忍的事情。

“不”宋翊崩溃流泪。

手中的匕首落地。

和努哈赤并不觉得自己腿上的伤很痛,反而因为女人一脸悲戚表情,而心中隐隐刺痛。

他不愿意看到女人这么痛苦。

但看到女人倒在真王的怀中,他的一点点心痛都化为了愤怒。

“你要救你儿子,也不是不可以”男人的话,让宋翊看到了一丝希望。只是,真王却皱起了眉头,心中隐隐有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