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5

墨炎烈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冷了,熙月菱感觉到之后转头看看他。

这才想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墨炎烈也是一个可怜的孤儿,也一直想要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

熙月菱连忙伸手过去握住了他的大手,墨炎烈抬头,熙月菱对他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墨炎烈,怎么了?”金灵儿看到他的脸很难看。

萧狼很敏感道:“也是孤儿吧。”

墨炎烈抬头看他一眼,随即点头道:“算是吧,不过我比幸运,从小就被人收养,而且对我非常好。”他脑海里浮现出他母后那慈祥的模样。

萧狼点点头,金灵儿立刻满脸的同情道:“原来们都这么惨啊。”

金洛凌叹口气,其实金灵儿也算是孤儿,父母在她三岁的时候出去历练,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不过他到是和父母一起生活了十五年。

若知道那次父母出去会再也不回来,他一定不让他们出去。

墨炎烈抬头看看金洛凌,金洛凌看着天空的白云,那张俊秀的侧脸,看上去到是赏心悦目,这让墨炎烈更加不爽。

“金太子为何感叹?”墨炎烈冷笑一声。

金洛凌一愣,转过头来看墨炎烈,他怎么会不知道墨炎烈从一见他就开始各种冷气开放,满脸满眼都写着对他不友好。

盛夏magic的甜蜜

而且也不让他和熙月菱单独说话,一说话,他就会拦在熙月菱的面前,有点像个小孩子,但他知道,这是墨炎烈太在乎熙月菱,怕自己会抢走她。

金洛凌明白墨炎烈这种心态,若是反过来,熙月菱是他未婚妻,他只怕会更担心墨炎烈会抢走熙月菱。

男人之间也有直觉,墨炎烈吃醋很明显,他岂会不知,这说话也是加枪带刺的,不过他真不在乎这些,对他来说,只要能看着熙月菱,不说话也是可以的。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喜欢看着熙月菱,喜欢听她说话,不管是对他说,还是和别人聊天,看着她一会儿笑眼弯弯的灵动样子,偶尔又特别老城,很睿智的模样,觉得她就像一本他还没有翻阅过的书籍,让他很想了解下去。

“我感叹是因为小灵其实也算是孤儿,我父母在我十五岁的时候就没再回来,当时小灵才三岁。”金洛凌说道。

墨炎烈一愣,还以为他这家伙对于他的身世在幸灾乐祸呢,却没想到是可怜自己的妹妹。

熙月菱见两人之间的箭弩拔张,连忙讪笑一下道:“那看来我是最幸福的,我爹还健在,不过我娘在我十四岁的时候被人害死了。”

金灵儿连忙道:“熙月菱,爹在青莲宗吗?”

熙月菱咳嗽一声,随即看看墨炎烈,最后只是微微一笑,也没点头也没摇头。

不过她奇怪,难道金象宗没有打听他们的身世?

也许吧,毕竟金象宗觉得他们就是青莲宗培养出来的出色弟子而已,对于高高在上的金象宗来说,他们两个到底是什么身份,没那么重要。

萧狼看看气氛有点沉,突然看向前方道:“们看那边的大湖泊吗,里面有一只天人境五层的鳄鱼兽,所以我们历练都是绕道而行的。”

大家立刻纷纷低头看去,真的见到一汪河水,虽然上面看上去不那么大,但也知道若是下去看,肯定不少。

“天人境五层鳄鱼兽,这么厉害?”金灵儿道,“我还以为这么厉害的妖兽会在琼林险地里才有呢,外围就有啊。”

萧狼看了她一眼道:“外围也有很多天人境的妖兽,不过天人境妖兽已经灵智开化,对我们这些实力低下的人类也不屑一顾,只要我们没去打扰它们。”

熙月菱点点头道:“就像是大人见到孩子一样,不一般见识了。”

金灵儿点点头,面色有点苍白道:“萧狼,那都知道哪些家伙在哪里的吧!我们尽量避开一点。”

萧狼蹙眉道:“森林太大,我怎么可能全部知道,而且我是元尊境,那是天人境,我除了听到强者说起过之后记住,自己是不可能去找到它们。不过我们小心一点,在外围是没有问题的。”

金洛凌蹙眉,随即道:“萧狼,这边离开琼林秘境多远?”

“应该还要三四天才到。”萧狼回答道,“这是们的天人境飞行妖兽,若是元尊境一般都要十几天才到的,我上次去险地,足足一年才回来。”

“这么远啊。”金灵儿讪讪道。

“萧狼,不如等差不多的时候,我们下去先历练历练,熟悉熟悉。”金洛凌觉得渐进比较好点,免得一下子受不住刺激。

“好,我没问题。”萧狼同意,看向墨炎烈和熙月菱。

“可以。”墨炎烈点点头,“反正我们的实力都不到天人境,可以试着先历练,最好能突破了再进去险地。”

“突破?”金灵儿立刻笑起来,“墨炎烈,也太自大了,以为元尊境到天人境那么好突破的啊!知道金象宗有多少元尊境九层巅峰的弟子卡在这一关,不能晋级天人?”

“天人丹。”萧狼说道,随即看看熙月菱,“她拍卖场上买了一颗天人丹。”

熙月菱讪笑道:“我给我妖兽吃了。”

“什么!”萧狼顿时面色大变,不敢相信地看着熙月菱,她,她居然给妖兽吃天人丹?

她到底知不知道天人丹多珍贵啊!

像他这种人就太需要天人丹了,萧狼已经在这一层二十多年了,一直无法突破,真的是很心累,很烦躁,也很绝望的事情。

“我的妖兽也要突破啊,我就先给它吃了,不过我现在也是九层巅峰了,但我和墨师兄都是不准备用丹药突破的啦。”

“那万一自己突破不了呢?”萧狼问道。

熙月菱耸耸肩道:“怎么可能?我们都对自己有强大的信心,而且退一万步来说,就算真需要天人丹,到时候再买就是,一亿一千万虽然贵的离谱,不过我们还是能赚的。”

说完咧嘴一笑,那灿烂的笑容上一点也不为这种人家纠结了一辈子的事情而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