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5

“得罪人这种事情,最忌讳的就是半途而废?”

慕天星重复着凌冽的话,只觉得他一般不开口,但凡开口所言必是要害。

眼中有崇拜,心中有心疼,魂中有后怕:“大叔,我记住了,不管将来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牢记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斩草除根!”

不是害怕别人报复自己,而是单纯地害怕自己一直这样没心没肺下去,会令大叔为自己分神,她知道他将来要走的路不会太平坦,那么,既然帮不上忙,就安分守己保护好自己,不能成为他的负担。

当一个人能力有限的时候,不给对方增加负担,就是最好的帮忙。

凌冽微微勾唇,在她脸颊上又亲了一下:“今天小乖表现特别好,这是奖励!”

慕天星娇嗔着看了他一眼。

真是的,明明是他占了自己的便宜,哪里能算是给她的奖励?

凌冽似乎看穿她那点小心思,狐狸般笑着凑上了自己的俊脸,刚要开口,便被她白皙的小手轻轻打在脸上,将他的俊脸推向一边去:“你现在最好闭嘴!”

而倪雅钧则是坐在一边摇头叹息。

瞧吧,那只大灰狼都教了小白兔一些什么啊,他是存心想要自己的小白兔变成小老虎吗?

不过纵观今后的局势,慕天星这样的性格陪着凌冽走完一生,一入宫门深似海,她确实太弱了,凌冽现在有意识地培养她强悍的个性,也是为了未来做准备的吧。

空气刘海美女花下独坐意境写真

在餐厅里,有人说说笑笑调节气氛、转移注意力,慕天星还不觉得小腹酸痛。

可是当她坐进车里,安安静静回去的一路,却是疼得额头多发汗了。

凌冽疼惜地帮她擦过,盯着她水灵灵却泛着白的小脸蛋,眸光越来越紧!

车子在别墅门前停下,卓然他们一贯掩人耳目地放下轮椅,扶着凌冽坐上去,所有人陆陆续续进了家门。

当大门一关,紫微宫内自成一个世界的时候,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下,凌冽抬手阻止卓希继续推他向前,轮椅稳稳停下,他竟就这样站起身来,一米九二的大个头,生生把一米八七的倪雅钧给比了下去!

“四少~!”

“大叔~!”

“哥,你要干嘛,直接吩咐呗!用不着你自己、、”

这一刻,所有人都是紧张的。

凌冽孤傲,自尊心极强,这几年他明明可以自己行走了,却因为忍受不了自己一高一低的样子,所以干脆坐在轮椅上!

而现在,他却站起来了。

不顾他人的眼光,拉住了慕天星的小手,在她困惑的时候把她带到轮椅前,摁着她的双肩让她坐下去!

“大、大叔?”

慕天星吓了一跳。

头顶却传来他温和的声音:“你不是肚子疼吗?不舒服就好好坐着,不要走了,我推你上去。”

众人绝倒!

凌冽又看向曲诗文:“你不是说给小乖准备了过例假的东西?”

“哦哦,对,我准备了黑糖玫瑰姜茶,我这就去端。”

“送上楼。”

“好。”

凌冽吩咐完毕,身子一高一低地走到轮以后,凝白如玉的双手,紧紧握住了扶手,将他心爱的女子推向电梯的方向。

原来,平日里她推着自己前行的时候,刚好可以自己的头顶跟鼻尖。

原来,推着心爱的人前行,是这样的感觉啊!

倪雅钧有些不忍心,他知道凌冽的腿再好好养上半年就可以恢复正常了。

大步上前,他赶紧拦着,心知凌冽心疼慕天星,于是道:“哥,我来推!你好好歇着!”

凌冽不悦地伸手,将他的大手轻轻拂去,道:“照顾妻子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假手于人?”

在凌冽倔强、威逼的眼神施压下,倪雅钧终是无奈地退后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