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5

皇甫凤口中再度“咄”的一声,猛地咬破舌尖,“噗”的吐出一蓬舌尖精血,喷在青脸煞上。

得到精血滋润,青脸煞的黑气猛地暴涨了一倍有余,鼓荡起阵阵阴风,那恐怖脸庞张开大嘴,就要撕咬向李炫。

李炫微微摇摇头道:“雕虫小技……”

说着探手一抓道:“破!”

“噗”的一声,李炫的手隔空抓下,青脸煞顿时发出如同气球漏气的声音,四周层叠的黑气轰然破碎,那张脸胖扭曲成一团,发出凄厉的哀嚎,顷刻间灰飞烟灭!

“扑落落……”一蓬如同烟灰似的残骸落在地面,那是青脸煞留下的唯一痕迹。

“什么!”皇甫凤目瞪口呆,惊恐万状,“你……你……你竟然损毁了我的青脸煞!我……我跟你拼了!”

洪振河也露出了一丝惊慌:“大胆!这青脸煞乃是老师传授给师姐的,和老师有心灵感应……老师知道青脸煞被毁,必定立刻赶回来,你死定了!”

“哦……那我就等他回来。”李炫淡淡说着,若无其事的又拉着唐蜜坐下来,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

众人呆看着李炫,觉得这家伙一定是疯了。

老师法术通天,养有青钢,青萝,青鲨,青刀,青爆,青闪和青虎七头恶煞,每一头都有九重之强。

李炫非但不跑,反而要等老师回来,到时候随便一头恶煞,都能把李炫吃的渣也不剩!

蓝色条纹裙子清新少女阳光轻轻地投身在她的脸上

皇甫凤喃喃道:“你死定了……老师回来,必定把你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洪振河也道:“师姐你尽管放心……等老师教训了这个狂徒,我一定筹集资源,帮你重塑青脸煞。”

皇甫凤阴沉的道:“这青脸煞提升到三重,耗费了我无数心血精力,竟然被此人毁掉……我要请求老师,将此人魂魄镇压,给青脸煞吞噬,也让他知道我们七煞教的手段!”

……

平州郊外一处豪华富丽的庄园之中。

“南宫天师,如你所说,那个火玄真的如此强大?可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炼气士世界里有这么有一个后起之秀?莫非他是哪一个上古大派的隐世传人?”七煞教的青长老神色凝重,询问着面前的南宫天师。

龙虎山南宫天师,在炼气士世界里也算是名声赫赫的人物。他执掌龙虎山龟峰一脉,门人弟子数百,遍布华夏各大城市,拥有着庞大的资源和势力。

前些年,他先后两次出山,帮助京州和海都化解了两次劫难,一时间风头无两,许多人甚至只知道有南宫天师不知有龙虎山。

这一次出山,南宫天师本意是要扩大影响,继续增强龟峰一脉的势力,以便在一年之后的龙虎山首座竞争当中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

万万没想到,大风大浪都闯过来的南宫天师却在“小河沟”里翻了船。

回忆起那天的一幕,南宫天师心有余悸:“青老弟……我也不知那天是怎么回事,突然就有一股恐怖之力镇压下来,压的我动弹不得,迫不得已才跪下的!”

青长老骇然道:“此人难道能够引动天地之力?”

“我也不知道!”南宫天师摇头,目光中一片茫然,“那股力量之强,我根本无法分辨,当时只有一个感觉。火玄如果愿意的话,一句话就能把我撕成碎片!”

“怎么可能有人如此之强!而且如你所言,他还十分年轻?”青长老简直不可思议。

“我也不愿意相信,事后还调查过,却查不到他和炼气士世界的任何联系。”南宫天师道,“目前来看,他并非那几个隐世大派的传人。”

青长老道:“那他到底是什么来历,从哪里学来如此恐怖的法术?”

南宫天师道:“也许,他是偶然得到了上古传承?”

青长老倒吸一口凉气:“若是如此,此人绝对不能招惹。就算不能成为朋友,也绝对不能成为敌人!”

“没错。”南宫天师道,“我过几天回龟峰,就会立刻约束门人弟子,如果遇到这个火玄,绝对不能招惹,免遭灭门之祸!”

两人正聊着,青长老忽然眉头一挑,露出怒色。

“青老弟,你怎么了?”感觉到不对劲,南宫天师讶异问道。

青长老冷哼一声:“我传给弟子的青脸煞,刚刚被灭掉了!”

“什么!”南宫天师一愣,“就是你前几年新炼制的青脸煞……我记得那头煞十分凶残,平州怎么可能有人破掉?”

“不知道,但我必须回去一趟。”青长老道,“我最近急需大量修炼资源,还得指望那两个不成器的弟子帮我收集,不能让他们出事。”

南宫天师闻言道:“我陪你走一趟吧。倒也要看看,平州这地面上,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炼气士。”

青长老冷哼一声:“不管是谁,既然敢毁我的煞,那就别想平安无事!”

七煞教青长老的大名,普通人肯定是不知道的,但是在某个层次的圈子里,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洪振河能够白手起家,靠的就是青长老的撑腰。

而青长老还有一个睚眦必报的恶名,任何惹了他的人,就算当时无事,数月之间或者突然暴毙,或者家重疾,或者鸡犬不宁,总之没有一个仇家能够安然无恙。

如今他的青脸煞被毁,相当于数年心血浪费,心中怒火难以消解,必须找个人撒气!

……

总统套房当中,李炫如同坐在自家客厅,一会儿和唐蜜聊天,一会儿接个电话,一会儿还去冰箱里找了点水果零食,堂而皇之的模样差点把皇甫凤和洪振河气死。

可他们也只能忍气吞声,等着老师的到来。

皇甫凤一边等一边在心里给李炫安排死法,一种比一种惨。

当李炫在皇甫凤的心中已经死掉第二十五次的时候,总统套房的门“嘭”一声震开,门口响起一个洪钟大吕般的声音。

“是谁毁了我的青脸煞?”

皇甫凤和洪振河的脸上顿时现出无比的惊喜,齐齐叫道:“老师!”

一前一后两道身影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