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6

() 闻言,苏青没有说话,手抚着自己的腹部,哀伤的道:“没想到这个孩子就这么没了,我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乔丽赶紧劝慰道:“这一切都是老天的安排,苏青,你安心的接受吧!”

“我不接受还能怎么样呢?”苏青苦笑。

乔丽叹了口气说:“咱们两个还计划了那么多,现在好了,一切都用不着了,你倒是也可以安心了,做小月子也很重要,这次我帮你把身体养好,正好你也可以歇歇,这些日子你太拼命了。”

“嗯。”苏青点了点头。

随后,乔丽看了一下门的方向,便低声道:“关启政怎么会在这里啊?”

“是他正巧碰上,要不然后果不堪设想。”苏青说。

闻言,乔丽望着苏青似笑非笑的道:“不会那么巧吧?我看是你离婚了之后,他有意想接近你的,估计他又看到希望了。”

苏青却是别过脸去,望着窗外的天空,喃喃的说:“现在我是不会接受任何一段感情的,我心里根本就挤不下第二个人,就算是以后我和他也不可能,我绝对不能在他们堂兄弟之间摇摆不定!”

见苏青说得坚决,乔丽点了点头,不过还是惋惜的道:“不过说实话,关启政对你真是情深义重,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到像他对你一样的。”

“所以我才很愧疚,所以我想让你来照顾我,让他以后不要来医院了。”苏青抓住乔丽的手道。

伸手拍了一下苏青的后背,乔丽笑道:“我照顾你那是没有问题的,只是要想让关启政以后都不来医院了,估计很难做到。”

花 · 容月貌

苏青知道乔丽说得是实情,但是她还是要坚持,她不想让关启政再对自己心存幻想,也不想再卷入感情的漩涡。

虽然如此说,但是苏青心里还是很感动,关启政对自己照顾的太周到了,连为这个孩子超度他都想到了。

见苏青很烦恼的样子,乔丽便道:“我看你也累了,不如先睡一会儿,关启政要是再来了,我就替你把他支走!”

苏青点了点头,然后就闭上了眼睛,感觉好累好累……

盛世集团副总裁办公室内,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可以俯瞰半个江州的风景。

偌大的办公桌和书柜非常的气派,黑色的高档真皮会客沙发和巨大的电子精密地球仪都彰显着这间办公室主人的身份和地位,就连会客用的玻璃杯都是纯水晶的,办公室的一切都非常现代和时尚。

一身乳白色西装的霍天明对秘书交待了一些事宜,办公桌上的手机便响了。

霍天明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号码,便对秘书挥手。“你可以出去吧。”

秘书赶紧低头退了出去,霍天明看到秘书将门关闭了之后,才放心的接听了电话。

“什么?怀孕了?宫外孕?”听到那端的讲话,霍天明的眉宇一皱。

随后,他便细心的听着那端汇报过来的消息,低头思考了一下,才吩咐道:“把那个乔丽引开,我要让关启政亲自照顾苏青,明白吗?”

那端马上应声。“明白。”

“办好了之后通知我。”说完,霍天明便挂断了电话。

翌日中午,关启政提着保温壶走进了病房。

苏青转眼一望,见关启政来了,而且手里还提着保温壶,微笑道:“我不是说不用给我送饭了吗?乔丽刚才出去给我买饭了。”

关启政却是一边将保温壶放在桌子上一边道:“不是跟你说了吗?外面的饭菜不好吃,反正我家里也有钟点工,她做好了,我给你送过来就好了。”

“这样太麻烦了,会影响你的工作的。”苏青皱眉道。

苏青其实也是对关启政对她的关怀的一种婉拒,只是不知道关启政不明白,还是他故意装作不明白。

下一刻,关启政已经将一碗冒着热气的鸡汤端到了苏青的面前。

苏青只能接了,低首喝了两口。

鸡汤的味道的确是不错,但是苏青感觉心里压力很大。

铃铃……铃铃……

正在这时候,苏青的手机突然响了。

苏青将手中的汤碗递给关启政,拿过手机一看,便道:“是乔丽打过来的,肯定是问我想吃什么。”

说完,苏青便接了电话。

“苏青,我估计先去不了医院了,你赶快给关启政打电话,让他给你送饭吧。”那端的乔丽的声音很急切。

闻言,苏青便皱眉道:“乔丽,你的声音不对,发生什么事情了吗?”xdw8

“我……我刚才过马路的时候被一辆摩托车撞到了,估计我的腿折了,现在肇事者已经将我送到急诊了。”乔丽声音很难受的道。

“什么?腿折了?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放下电话,苏青便要下床。

见状,关启政便赶紧阻拦道:“你刚刚做了手术,不能下床的!”

看到关启政皱紧了的眉头,苏青也顾不了那么多,焦急的道:“乔丽被一辆摩托车撞折了腿,已经被送到急诊去了,她在江州没有一个亲人,我不去的话不放心!”

关启政闻言,迟疑了一下,便抓住苏青的手,强行让她坐回了床上,说:“你现在这样子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这样,你在这里乖乖的把鸡汤喝了,我替你去看看乔丽,你放心,我会将她安排好的,行不行?”

看到关启政望着自己的眼神,苏青低头想了一下:她现在真是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自己去的话真的是帮不上乔丽什么忙,大概还会让乔丽担心。

所以,下一刻,苏青便抓住关启政的手,央告道:“那我把乔丽交给你了,你一定要妥善的安排好她!”

“放心吧。”关启政说了一句,便转身走了。

关启政走后,苏青非常着急,但是也无计可施,只能是默默的等待关启政回来。

一个小时之后,病房的门终于开了。

苏青抬头一望,只见是关启政气定神闲的回来了。

望着关启政轻松的表情,苏青皱眉问:“乔丽的情况怎么样?”

乔丽不是骨折了吗?怎么关启政这么快就回来了,而且看起来还很轻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