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6

一条阴暗的街巷,穿着红衣忍者服的忍者,正与另一拨手持枪械的敌人打得难分难解。

地面上一层沙土,每隔几步就有一具尸体倒在地上,鲜血与泥土掺杂在一起,成了淤泥般的存在。

刺鼻的血腥味在海风呼啸之下,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除了当做助兴之物外,无法对这些人产生丝毫的影响。

枪声,炮声,尖叫声,狂笑声,喊叫声各种声音掺杂在一起,代表着杀戮的旋律。

突然一道人影从空中而降,稳稳的落在了两方人的中心。

没有人多问一句,双方不约而同将此人当作了敌人,毫不犹豫的向他进攻。

微弱的光芒之下,穿着黑底红云斗篷的高大男子缓缓直起身子,他那古怪的相貌,配上圆圆的光头在这一群疯狂的人之中,竟意外的丝毫不显眼。

子弹砰砰砰的打在身体之上,那人竟毫无反应。

一名红衣忍者跳了起来,一刀砍过去,那人灵活的转身一脚,直接将红衣忍者踢得爆开,化作沙子散了一地。

最后毫不犹豫的拉开衣袖,左手扯右手手臂,果然扯出了一长串的小型榴弹炮。

他毫不犹豫的举手向天,大量的火光自手臂处爆开,一枚小型的榴弹炮向四面八方轰击而去。

他默默的张开口,毫无感情的说了三个字:“修罗炮!”

柔美纯白美女飘逸长发海边写真

没错,此人正是佩恩六道之一修罗道。

小型的炮弹如穿天猴一般在空中划出随机的曲线,伴随着尖叫声,拉出一条长长的白烟撞击在人群之中。

轰轰轰……

伴随着火光是冲天而起的烟雾,慌张的惨叫声接二连三的响起,双方的战争等级似乎一下子提高了很多。

———

另外一处稍显宽敞的空地,畜生道风衣猎猎,面无表情的捏了个手印,一巴掌拍在地上。

巨大的烟雾团爆开,轰隆隆的响声带动了地面轻微的颤动。

几乎一瞬间就将附近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有两名红衣人者毫不犹豫的冲过来。

然而在下一个瞬间却被一只足有二三十米长直径超过两米的巨大蜈蚣一口吞了下去。

烟雾团逐渐散开,一只硕大的三头蜈蚣,疯狂的晃动着头颅向世界彰显着它们的存在。

它们体型太过巨大,身形稍显不灵便,可是一举一动都会带来巨大的破坏力。

身形只是轻轻的晃动,周围的建筑就仿佛遭遇几十辆拆楼车轮流爆锤,直接就趴了下来。

地面轰轰的震动,周围的建筑不断的爆开。

这三头蜈蚣好似地狱出来的凶兽一般,袭击着周围所有人。

刚才还在互相攻伐,杀起来毫不留情的两方人马,不约而同的调转枪口合作了起来。

红衣忍者悍不畏死冲锋小太刀如同牙签一般砍在蜈蚣身上,却无法造成一丝伤痕。

而蜈蚣轻轻挪动,就会简单的将红衣忍者碾成沙粒。

远处两名超能人正在不断的激光波,还有小旋风。

能量攻击砸在蜈蚣身上,除了冒出点点烟尘,没有任何作用。

三对巨大的淡紫色圈圈眼,甚至都没有注视他们,反而一直在对这附近的建筑使劲。

无论是高楼大厦,低矮棚户,花园别墅,又或者是火车站,都是它的攻击目标。

三头蜈蚣刚刚出现还没有两分钟,周围就已经成为了一片废墟。

畜生道面无表情的注视了一会儿,身形一闪又急速选择一处宽敞的天台,再次结印。

———

一间大楼内,饿鬼道正单手抓着一名超能者的脖子,冷漠的汲取着他体内一切的能量。

超能者手部不断的变化,一会儿出现恐龙爪子,一会儿出现老鹰爪子,她使劲的想要攻击恶鬼道,将自己从他的手上挣脱下来。

可是无论再怎么努力,对方都不为所动。

往常引以为傲的生命力正源源不断的涌向对方体内,那一头黝黑的秀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苍白。

惨叫声不绝于耳。

几秒钟之后,超能者终于干枯成了一堆干尸,被饿鬼道随手扔在一边。

在墙角处已经躺了7,8具同样的干尸。

一直躲在楼道后方,唯一幸存的超能者,此时已经浑身颤抖得如同发羊角风一般了。

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此时他说话的声音已经不自觉的带出了哀求。

“你到底是谁?放过我吧,我只是听命行事,不关我的事,让我走,我可以给你一切,你要什么钱?还是女人只要放我走……”

饿鬼道毫不理会一拳,砸碎了他引以为傲的防护罩,手掌轻轻的握住了他的脖子。

啊——!

响彻云端的惨叫声,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就在这时上方的楼板突然被砸碎一名身材壮硕的超能人,突然挥手扔出了一团大火球。

“受死吧,你这个疯子!”

而面对庞大的火球,饿鬼道冷漠的伸出了另外一只。

于是就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

他的手上仿佛有黑洞一般,正在急速的吞噬着火焰,只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漫天的火光就已经消失不见。

“我的火焰竟然没有用?!”

那人满脸的不可置信。

就在这震惊的一霎那间,饿鬼道已经扔掉了手上的干尸,仿佛穿梭空间一般突然出现在了此人面前。

他脸皮一抖,直接呆愣在那里。

饿鬼道淡紫色的圈圈眼紧紧的盯着他,缓缓伸出了手掌……

主权酒店,总统套房中,蝰蛇夫人砸掉第7个电话,忍不住吼道:“是谁?究竟是谁?怎么会突然多出了另外一股势力?”

约翰此时面有呆滞的站在旁边,“这帮人太奇怪了,他们遇到人就杀,甚至还破坏建筑,就好像是一些恨不得世界毁灭的变态一般。

我曾经找人与他们沟通,但完没有作用,这些人冷漠的就像石头,从来不说话,我甚至怀疑他们都是尸体!”

“混蛋!”蝰蛇夫人低声吼道:“今晚的计划至关重要,绝不能有任何差错。

这帮人突然出现,几乎将所有的人都惊住了。不仅仅是手合会,连黑帮联盟的势力也在进行的收缩。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阻止他们!”

约翰看着蝰蛇夫人有些扭曲变形的脸庞,呆呆的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