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6

遮掩天地的暴风雪渐渐停歇了。

可就算是明媚的阳光随着暴风雪的停歇再度照耀在这片雪原,铁华团众人的心情却没有任何一丝放松。

因为,在列车前面不远处的那处山坡之上,刚刚与铁华团打完交道不久的老朋友再度出现在那里。

寒风当中,那熟悉的涂装和机型让刚刚冲出了炮火轰击范围的铁华团众人不禁地揪紧了心情。

“各位,就位吧!迎接我们的礼仪总算是结束了。”

看着那熟悉的格雷兹骑士,奥尔加知道,这必然会是铁华团踏入埃德蒙顿之前的最后一战了。

“那么,巴巴托斯,三日月,出击!”

在奥尔加的身后,从刚才开始就为列车提供掩护的高达巴巴托斯一个翻身,便从车厢当中跳出,落在了列车之前。

同时,一道红色的影子也落在了巴巴托斯的身后。

“嘿!刚才三日月你可是出风头了!所以,现在也该轮到我,以及流星号出风头的机会了!”

落在巴巴托斯身后的,便是西诺所驾驶的格雷兹流星号。

刚才由于武装的缘故,流星号要面对那可怕的炮火轰炸的话,就显得格外地无力。

田园农家美女清新小白鞋自在悠闲写真

“嗯,右边的是我的!”

三日月扭了扭脖子,淡淡地说道。

“嘿!那么,左边的就是我的!”

西诺嘿嘿一笑,抢先动手。

只见流星号的推进引擎轰然咆哮的瞬间,便在一阵阵被其掀起的雪花,雪水中,率先冲向位于左边山坡上的格雷兹骑士。

这,无疑就是开战的讯号!

但是,占据左右两侧山坡上,总数六架之多的格雷兹骑士却指着举起手中的剑刃,遥指抢先出手的流星号。

随后,一个严谨古板的声音响起了。

“这里是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所属,格雷兹骑士队,奥兹·阿莫西!!现在向铁华团发出通告!立刻交还我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司令卡尔塔·伊修!!否则,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手段去营救我们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司令!!”

然而,

这则通告刚刚落下话声,流星号的攻击便紧随而至。

“哒哒哒!!”

流星号手中的120mm步枪丝毫没有理会来自名为奥兹·阿莫西的通告,在西诺的控制下,第一时间瞄准了发出通告的那架格雷兹骑士。

混杂着泥水的雪花被一颗颗呼啸而至的子弹溅起的瞬间,那架被西诺锁定的格雷兹骑士机动灵活地向后避开了来自流星号的射击。

在躲避的过程中,那名为奥兹·阿莫西的机师目光凝重地看着冲过来的流星号。

“交涉,失败了吗?”

“轰!”

西诺眼见那格雷兹骑士连连后退,顿时改变了进攻方式。

只见流星号左手向后一伸,别在腰间的9.8m战斧顿时拿在手中。

随后,在120mm步枪的射击掩护当中,流星号猛地挥动战斧? 朝着奥兹·阿莫西所驾驶的格雷兹骑士砍了过去。

“噹!”

刺耳的金属撞击声顿时响起整片雪原? 也让周围的格雷兹骑士蠢蠢欲动。

但是? 还没有等它们有所动作,一阵撕裂空气的尖啸声顿时将这些蠢蠢欲动的格雷兹骑士们镇住了。

“轰!”

“轰!”

一缕轻烟从巴巴托斯所举起的滑膛炮炮口处腾空而起间,三日月便已经盯上了那些试图阻拦西诺的流星号和那架宣称要铁华团交出卡尔塔·伊修的奥兹·阿莫西的格雷兹骑士战斗的敌人。

“你们的对手,在这里才对!不要东张西望的!!”

看着迅速反应过来的五架格雷兹骑士? 三日月的眼神中露出了一丝杀意。

既然最大的目标已经被西诺抢走了? 那么剩下的五架格雷兹骑士,三日月可是很不客气地就全数收下了。

“轰!”

“轰!”

滑膛炮打出的炮弹不断地轰炸在五架格雷兹和流星号所在的战斗区域之间的空隙中? 用那飞溅的泥土和猛烈的爆炸将双方分割成两块。

然后,在尖啸的炮弹背后,高达巴巴托斯双腿一弯? 猛地爆发背部推进引擎的推力? 挥舞着手中那最让三日月觉得得心应手的大型特殊锤矛,宛如苍鹰扑兔般从上而下地将其中一架一时不慎,被先前的滑膛炮轰击波及的格雷兹狠狠地砸在了地面。

那高大的钢铁身躯在高达巴巴托斯所挥舞的大型特殊锤矛之下,竟犹如土鸡瓦狗那般脆弱? 瞬间就被狠狠地砸进了脚下那片厚厚的积雪当中。

“噗兹···”

飞溅的雪花泥土中? 一道道因压力失衡,从大型特殊锤矛的攻击之下,那喷射而出的机油像是落荒而逃的胆小鬼那般? 争先恐后地从格雷兹骑士的身体内涌出,在格雷兹骑士周围的洁白积雪染出了一块块黑白分明的污迹。

“一机!”

被大型特殊锤矛一击瘫痪的格雷兹骑士那渐渐熄灭的光源中,三日月抬起目光,盯上了剩余的四架格雷兹骑士。

这一击,是高达巴巴托斯发起的突袭。

非常成功的突袭!

不但抢先一步,将一架格雷兹骑士干掉,更让剩余的四架格雷兹骑士陷入了一阵恐慌当中。

于是,巴巴托斯的猎杀时刻开始了。

列车中,注视这场战斗的人并不只有铁华团的众人,更有被逼伪装成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的卡尔塔·伊修。

她一眼就认出了拦在列车前面,先后与流星号,高达巴巴托斯陷入激战的那支格雷奇骑士队伍便是她的下属骑士队。

当第一架格雷兹骑士被巴巴托斯锤进雪地的瞬间,卡尔塔几乎要转身冲出房间,试图去阻止这场···

等同于送死般的战斗···

“你们这群愚蠢的家伙!!”

卡尔塔硬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脚步。

她,根本无能为力。

作为俘虏的她,别说是行动,就连自己的相貌都被强制地变装成她人的相貌。

她,拿什么去阻止这场愚蠢的战斗!

“想要离开这里吗?”

门口,一道身影出现了。

是那个将卡尔塔·伊修变装成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的女仆。

那神情木然的脸孔上,罕见地露出了一丝决然神色。

女仆如此说道:

“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里的!现在,你只是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并不是卡尔塔·伊修!”

卡尔塔双手紧紧握紧拳头,内心当中也涌起了一丝怒火。

她想要反抗。

但就算是冲破了眼前女仆的阻拦,还会有更加强大的力量阻拦她的离开。

“我···我能够让他们让开!你们不是要前往埃德蒙顿吗?他们是我的下属!”

卡尔塔咬了咬牙,试图说服女仆。

“不。你无法说服他们!因为,现在的你并不是卡尔塔·伊修,而是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

可是,回答卡尔塔的人,并不是女仆芙米坦。

而是拉克丝·克莱因。

只见女仆躬身后退,让出了走进房间的通道时,拉克丝便出现在了卡尔塔的眼前。

“卡尔塔·伊修。看来你还不明白现在加拉尔霍恩的变化。”

看着拉克丝平静的目光,卡尔塔心里不由地地浮现了一丝慌张。

她并不知道这一丝慌张到底是从何而来。

但那让心绪紊乱,四肢颤抖的感受却是真实存在的。

“看来你有所察觉了!如果,你现在将名为古狄莉亚的面具摘下,然后站在列车前面大声呼喊着,让你的下属停止攻击的话,你觉得你的下属会停止攻击?又或者,参与这次拦截铁华团,甚至是救援卡尔塔·伊修任务的加拉尔霍恩部队会就此停手??”

“我···”

卡尔塔愣了一下。

她的思维竟不受控制地沿着拉克丝的话一路狂奔,向着卡尔塔曾经不会想,也不敢设想过的道路直奔而去。

七星家族,伊修家。

现任家主因病卧床已久。

尽管在加拉尔霍恩的顶尖医疗团队的治疗下,这位身患重病的伊修家主还能坚持下去。

但日渐衰弱的身躯,是无法以目前的医疗条件,技术扭转的。

所以,在未来的某一天,这位曾经立足于加拉尔霍恩顶端的七人之一的伊修家主,必然会撒手人寰,留着一堆烂摊子给自己的继承人,也就是卡尔塔·伊修。

为了尽可能地延缓这样的局面发生,作为伊修家族的继承人卡尔塔·伊修在其他家主的运作下,成为了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的司令。

这是一个比同龄人更快得到成功的机会。

同时,也是一个陷阱。

是的!

是陷阱。

本来未曾设想过这方面的卡尔塔,突然醒悟了过来。

当初让自己成为地球外轨道统制统合舰队的诸多家主们,是否是真心想要帮助她顺利地接过伊修家的家主之位?

答案,

卡尔塔不知道,也不敢知道。

但已经失控的思绪根本不受她的控制,继续在可怕的设想上一骑绝尘。

法里德。

伊兹纳里欧·法里德。

这位声称为了自己那卧病在床的父亲,而成为了自己的监护人的法里德家主真的会如同他所说的那般,以好心,善意的目的出发,为自己在踏上了伊修家主之位时保驾护航吗?

沉默。

沉默了。

拉克丝只是淡淡的一句话,便让本来有些想要反抗,想要逃跑的卡尔塔陷入了沉默。

守在门口的芙米坦不禁地抬起目光,打量了一下平静地注视着陷入沉默的少女的拉克丝。

曾几何时,在自己的跟随下,这位名为拉克丝·克莱因的女子似乎也是这样看着古狄莉亚·蓝娜·伯恩斯坦了。

难道说,这是拉克丝·克莱因有意而为之的?

这一刻,不但是卡尔塔·伊修的思绪犹如脱缰之马那般一路狂奔,女仆芙米坦的思绪也是如此。

“呼呼···”

那硕大沉重的大型特殊锤矛在高达巴巴托斯的手中灵活地挥舞着。

那看似沉重的锤身仿佛就是假的那般,但在其狠狠地砸在身上,或者是雪原上的瞬间,那可怕的重量和高达巴巴托斯的强大出力混合而成的恐怖攻击,却是让残存的三架格雷兹骑士为之胆寒。

是的。

就在卡尔塔被拉克丝一番话说得陷入长久的沉默之时,高达巴巴托斯的锤矛之下,又多出了一道亡魂。

而这道亡魂却没有之前那架格雷兹骑士那般幸运。

因为,

在刚才,

就在高达巴巴托斯挥舞着大型特殊锤矛暴起进攻的时候,三日月一时不慎,不小心让高达巴巴托斯将手中的大型特殊锤矛砸进了一块从积雪之下,凸出地面有一定高度的岩石当中,并被卡住了。

这个瞬间,以为有机可乘的格雷兹骑士立刻冲上来攻击巴巴托斯。

120mm步枪,

还有战斧联手打造的攻击网的确成功地将一直咄咄逼人的高达巴巴托斯陷入了防御。

但,这并不是代表着高达巴巴托斯已经陷入了失败的结局。

“机会!一起干掉它!”

三架手持120mm步枪的格雷兹骑士很是默契地压制着高达巴巴托斯的动作,剩余那架格雷兹骑士则是将手中的战斧丢弃,拔出了别在腰间的骑士剑,在全力发动冲击之间,举剑朝着高达巴巴托斯的驾驶舱直刺而去!

经过刚才的战斗,这些格雷兹骑士的机师们已经清晰地认识到,只要给高达巴巴托斯捉住一丝机会,失败的人必然是他们!

因此,不动则已,一动必然就是绝杀一击!

“去死吧!宇宙老鼠!!”

锐利的剑刃在三日月的眼前迅速放大。

三日月却冰冷地说道:

“叽叽歪歪地,烦得很!”

“咔···轰!”

尘土暴起!

竟是之前被岩石卡住的大型特殊锤矛!

在高达巴巴托斯的驾驶舱即将被格雷兹骑士刺出的剑刃击穿的瞬间,这柄沉重而可怕的大型特殊锤矛竟摆脱了大地的束缚,猛地朝着格雷兹骑士的下身命门轰了过去。

“噹!!”

钢铁之间的撞击轰鸣炸响的瞬间,那刺出剑刃的格雷兹骑士顿时被打飞。

可,这还没完!!

三日月握紧操控杠的右手猛地一拉,一推,将格雷兹骑士打飞的锤矛抡起一阵猛烈得风声之余,从下而上地将这架突袭失败的格雷兹骑士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刹那间,这失败的格雷兹骑士的胸膛依然被砸出了一个巨大的窟窿。

“还有···三架!”

三日月舔了舔嘴唇,目光中的战意越发地炽热。

xiazait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