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6

宋翊和春香在梦蝶庄门口积聚的人群后方,将店铺内今早发生的纠纷听得七七八八。

就在这时,张德从人群内部又钻了出来。

与宋翊她们刚才听到的消息一致。

原来,店铺内正在争吵的就是朱晨曦。

宋翊眉头一皱,知道事情不一般。

朱晨曦何许人也,宋翊当然知道。

当年,自己还没有嫁给真王的时候。

便听过王府里的下人们是怎么私下里评论这个三小姐的。

兴许是从小娇生惯养,又或者是因为王氏的育儿观念与众不同,所以,大房的两个孩子,比起其他房里的房子,简直不要活得太放纵。

二房因为朱远川在江南做生意,所以,朱程君、朱珊蕾两兄妹都是在江南出生,不是在王府长大。

对老夫人杜氏来说,三房的人更是她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的。

所以,整个王府里,只有朱子墨和朱晨曦两兄妹是最滋润的。

心事少女

不单单是因为有帮助老夫人管理王府事务的母亲王氏,也因为老夫人杜氏疼爱,真王府三小姐朱晨曦可以说是从小娇惯长大,自然脾气也不一般。

因为下人们都慑于王氏的淫威,敢怒不敢言,这也更加助长了朱晨曦的嚣张气焰。

朱晨曦脾气不好,爱发脾气,还自认为美若天仙,最不喜欢有人在她面前装柔弱的样子。

所以,从小到达,她最不喜欢的,就是与她一般年龄的表姐王疏桐。

如今,王疏桐进了宫,成了宠妃,不但生了公主,还生下了皇子,成为如今皇宫内,最得宠的女人之一。

而朱晨曦却因为婚前的不光彩,未婚先孕。要不是因为泰颜与人争斗,伤了身子,今后不能再有子嗣。朱晨曦要想嫁进镇安侯府,成为正经的少奶奶,是难上加难的事情。

不过,如今,朱晨曦也算苦尽甘来。不但顺利生下了镇安侯府唯一的继承人,还因为母凭子贵,在镇安侯府里十分舒坦。

宋翊听说,镇安侯也上报朝廷,将世子的位置传给了自己还年幼的孙子,也就是朱晨曦的儿子。

这也就意味着,将来继承爵位的,不会是镇安侯的两个儿子,而是他的孙子。

虽然,隔代承爵的事情,并不是一件罕见的事情。

但京都所有人都传言,原来的镇安侯世子泰明,结婚多年未有子嗣,如今更是被褫夺了世子的封号,给了他的侄儿。会不会是因为泰明与其弟弟泰颜一般,有不可言说的问题呢?

这样的事情,当然没有人出面证实,也都是百姓之间的猜疑罢了。

但宋翊却知道,镇安侯府泰明和泰颜两兄弟,的确同病相怜。朱晨曦的孩子能成为世子,也不是一件令宋翊惊讶的事情。毕竟,当年,朱远山知道朱晨曦明珠暗投的时候,跑去镇安侯府协商女儿婚事的时候,宋翊就已经从真王那里知道了泰明有病的事实。

再后来,因为老夫人杜氏想利用流浪道士长春道人污蔑宋翊是真王府的鬼祟之人。却没想到,被真王提前知晓,买通道士,来了一招祸水东引,将脏水泼到了朱晨曦的身上。导致,当时怀孕瞧热闹的朱晨曦动了胎气,还被老夫人赶出真王府,不得不躲到镇安侯府生了孩子。

这些年,宋翊与朱晨曦两人见面的机会不是很多。所以,她也不知道,朱晨曦为何突然冒出来,跑到梦蝶庄里闹事。

另一边,朱晨曦今天一早就带着丫头,出了侯府,来见识一下最近十分受欢迎的梦蝶庄。

原本,她只是想来挑刺,好回头告诉所有人,梦蝶庄也不过如此。

可是,当她进了梦蝶庄,看到屋内稀奇的手摇风扇、星空房间,还有神奇透明的玻璃墙的时候,朱晨曦也震惊不已。

再看到店铺里,摩肩擦踵,等着花钱消费的客人的时候,朱晨曦看到的不是满屋子的客人,而是一个个行走的银袋子。

直到那时,朱晨曦才终于明白,母亲为何用十分艳羡的语气,在她面前酸溜溜地说起宋翊的梦蝶庄。

这样挣钱的铺子,谁看了不眼红呢?

一向对金钱没有概念的朱晨曦,也忍不住激动起来,若这个铺子还是真王府的,那梦蝶庄赚得银子岂不是真王府的?也不就约等于是真王府大房的吗?

朱晨曦越想越觉得不甘心,完全忽略了梦蝶庄过去,还是真王府产业的时候,是多么无人问津,多少人看不上。

如今,东山再起,成了生钱的金鸡,不正好说明了,真正能挣钱,能改变真王府现状,让真王府产业扭亏为盈的人只有宋翊吗?

可是无论是不放权的老夫人杜氏,还是觉得宋翊走了狗屎运的大夫人王氏,甚至是已经出嫁,但看到梦蝶庄如此挣钱,觉得是自己损失了的朱晨曦,真王府里并没有一个人将事情看得通透,也没有人承认梦蝶庄之所以能起死回生,完全是因为宋翊的奇思妙想和化腐朽为神奇的功力。

无论是真王府里那些依靠祖宗庇荫,从小衣食无忧的人,还是京都自认为见多识广的百姓,都认为梦蝶庄之所以能如此挣钱,完全是因为背靠真王府这座大山,还有梦蝶庄几十年在京都里的基础。

宋翊也听到了外面人是如何评价梦蝶庄和自己的,但她并没有想过要如何去解释。因为她知道,多说无益。只有实际行动才能打消所有人的猜疑。于是,她在很短时间内,又连开了两间店铺,一间是玲珑坊,一间是香春阁。

两间铺子整体风格与梦蝶庄完全不同,更加的美轮美奂,风格独特。而且,赚钱力度一点都不亚于梦蝶庄。宋翊闷声发大财,哪里还会在乎其他人不成熟的看法?

宋翊自己知道,哪怕没有梦蝶庄的基础,她也一样能从零开始,打造出另一个梦蝶庄。现在的梦蝶庄之所以能成为京都,乃至整个乾朝最成功的成衣铺子,并不是因为梦蝶庄店铺的位置,也不是店铺门口悬挂的那块招牌,而是她独一无二的经营理念和明显高于常人的审美。

梦蝶庄能成功,能在这么短时间创造一个从前没有一个人相信的奇迹,完全是因为幕后之人是宋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