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7

   夜康看着文琛回复的短信,额头的汗依旧没有收回去。

   他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慢慢思考。

   文琛是自家女婿,不会坑乔家,文琛肯定也会站在乔家的立场跟太子殿下开口询问,太子殿下说别问他,那其中的意思……莫非是暗示乔家,在大桥的命名权上,还是要让洛倾蓝分一杯羹的?

   不然的话,太子殿下大可说“命名权我早给安郡王了,北月帝无权插手。”

   夜康思来想去,忽地想通一个道理北月帝再是北月帝,也是姓洛的,跟太子殿下是血脉相连的亲叔侄。

   想通这一点,夜康心里忽然踏实了。

   身居高位多年,他深知无过便是有功的道理,摸清楚洛晞的心思,他知道怎么做洛晞会高兴,他心里也踏实了。

   老在洗手间里躲着也不是事,夜康将手机收好,步履舒缓地回到议事厅。

   夜安、夜威纷纷见他回来,纷纷朝他看过来。

   夜康淡淡一笑,从容地坐回去“可能午宴太过丰盛,年纪大了,有点水土不服。”

   倾蓝勾唇道“我这里就有宫医,可以让他们给你看看。”

   夜康“不用,小事而已,休息一会儿喝点热水就好。”

   气质美女长发披肩迷人甜笑开衫长裙写真图片

   夜安忙出声询问“大哥,北月陛下的意思,说想将跨海大桥命名为宁北国际跨海大桥,你怎么想?”

   乔家两个弟弟都相信,他们大哥这一趟洗手间不是白去的。

   就连倾蓝也竖起了耳朵,静待佳音。

   夜康沉吟片刻,眸中闪烁着点点恳切,首先看向两个弟弟,温声道“其实,这也不是没有道理的。乔家一家独大,各种荣耀系于一身,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而这次北月也确实出了一半的资金,加上北月的功劳,也是人之常情。”

   夜安讶然地看着夜康。

   夜威微微思量,很快便明白其实这该是太子殿下的本意,只是他们都上套了,发现的也太晚了!

   他赶紧摁住夜安的手,安抚“二哥,大哥说的有道理,树大招风,好处不能咱们乔家独占了。”

   倾蓝大喜,神情雀跃“这么说,确定要叫宁北国际跨海大桥了吗?如果你们确定的话,我现在就让人准备,以这个名字来办大桥的开工庆典!”

   “稍等。”

   夜威神色一变,郑重道“陛下,既然咱们已经决定了要在资金跟美名上一人占一半,那不妨在大桥的名字上再细化一下。”

   夜威发现,功劳一人一半可以,但是叫宁北大桥,提到的是两国,还是不能突出夜安的功劳。

   他们此行的重点,也是此举的初衷,不就是为了重竖夜安的信心、为夜安博得美名、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吗?

   那么多国际建筑物落成,百姓们大多只知道这是哪个国家的,很少有人会记住它地设计者、施工者、甚至一手促成的投资方,分别都叫什么名字。

   倾蓝费解“三叔还有何高见?”

   夜威紧抿着唇,想了又想,硬着头皮又问“安蓝大桥,夜安与倾蓝,如何?”

   倾蓝浑身一怔,看着夜威一脸认真的表情,他起身,转身往办公桌的方向去,嘴角却抑制不住地上扬。

   他名字中的“蓝”,恰恰是慕天星真正的姓氏,是血脉的象征。

   凌冽夫妇早就不理他了,也不认他了。

   但他思念父母亲人的心,从未断绝过。

   如果以“蓝”字命名这座跨海大桥,一则将他推向大众,二则唤起父母亲人对他的血脉相思,这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转过身,倾蓝激动不已“好!就叫安蓝大桥!”

   恰逢这时候,夜康的手机振了一下。

   他掏出一看,是文琛于心不忍,悄悄给岳父指的路安邦定国,锦绣蓝图。

   夜康鼻子都酸了,君心难测,行事艰难啊!

   他忙道“就这个名字!很好,非常好!”

   北月皇室于晚间召开了直播发布会,北月帝与宁国的安郡王共同出席。

   夜安在镜头前,微笑着解说“我国太子殿下将命名权给了我,但是我思及这次北月出钱出力,贡献不亚于我宁国,不忍他们就此默默无名地奉献,思前想后,不如就在我与北月帝的名字中各取一字,作为这座宁北国际跨海大桥的正式名字!”

   体媒体起立鼓掌,感谢夜安的慷慨。

   太子宫,洛晞套房里。

   倾慕夫妇、凌冽夫妇、沈帝辰夫妇,都在厅里坐着,一边聊天喝茶,一边观看国际要闻。

   小祯祯在地毯上一个劲爬着。

   原本大家以为小祯祯不会因为洛晞夫妇的离开而哭闹,毕竟他从出生起,就被这么多亲人围绕,享受着无尽的宠爱。

   结果,今天开始,小祯祯开始闹了。

   大人们没办法,唯有将他带回洛晞夫妇的套房,让他在这里玩耍,他的情绪才好些。

   沈帝辰一脸骄傲地笑着“这说明咱们小祯祯还是非常聪明的,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也知道家里的人少了呢。”

   沈歆旖哭笑不得“那是,小皇孙怎么可能笨呢,爹地不要再乱说话了。”

   凌冽看了新闻,心情莫名地好,笑意都在脸上“没事没事,自家人,随便说话,不必跟外头一样搞那么多忌讳。”

   小祯祯爬啊爬,爬到了墙边。

   眼前有一根长长的绳子,像百叶窗帘的拉绳一样,从墙上的一幅世界地图的边缘落了下来。

   小祯祯咧嘴一笑,伸出手,握住绳子,用力一拉!

   哗!

   墙上大大的世界地图直接坠落在地上!

   “祯祯!”

   “我的孙子啊!”

   “啊!”

   长辈么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大家忙追上去。

   好在地图是柔软的布艺做的,小祯祯被大家从地图里拨出抱起的时候,他还咧嘴笑着,仿佛很开心的样子。

   见此,众人纷纷松了口气。

   “咦!安蓝大桥?”

   沈歆旖忽然瞥见原本世界地图的位置,却见世界地图后还有一张东方版图的地图,被小祯祯拉下来之后才露出来的。

   宁国与北月的海平面上,赫然屹立着一座宏伟的桥梁。

   大桥之上,还有洛晞的字迹安蓝大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