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7

凌冽颇为头疼:“瑾容叔叔,事情是这样的,倾慕他,暂时去不了你那里。”

“为什么?他是我洛家的继承人!”

洛瑾容诧异过后,又问:“你?你换储君了?”

不对啊,三子之中谁最适合做储君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而且凌冽开学前不是昭告天下封了倾慕为太子的吗?

还是说,储君没换,但是洛氏打算给别人继承?

“陛下,洛氏自我接手多年以来,我也在寻觅最合适的继承人,我膝下无子,独独看中了倾慕。这洛氏确实是祖上传下来的,不是我开创的,但是,我也不会随随便便听之任之将它交到其他人手里。除了倾慕,谁都不行!”

洛瑾容的话语中透着决然,也点明了对倾慕的绝对维护!

他就是喜欢倾慕那孩子,那孩子像极了他二叔,洛氏交到那孩子手里,必然会有一番崭新的面貌。

凌冽心中对于亲情有着偏执的渴求,对于这些洛家的宗亲也有着亲厚的情谊,生怕洛瑾容误会,他急忙开口解释:“叔叔误会了。倾慕最近生病了,可能要治疗小半年的时间,所以才没有时间过去。”

“什么病?”

“叔叔,还是别问了。”

甜美俏丽的萝莉

“不方便说?”

“是、不方便现在说,也不方便在电话里说。”

“我明天一早到机场!让卓然过来接我!”

“叔叔!”

“、、”

对方挂了电话!

凌冽深呼吸,心里有些发怯了。

其实说起来,洛家他只有两个叔叔:洛醒凡跟洛瑾容。

洛醒凡是个旅行家,虽然世袭了祈亲王的爵位,却从小就爱过着那种闲云野鹤的生活,不问朝政,不走官途,政治联姻娶了个高政之女,便也带着妻子四处游山玩水。

洛瑾容却是声名大噪,黑白两道通吃,行事我行我素,无所顾忌!

凌冽心中是最羡慕这两个叔叔的,他们都生活地非常自由,非常随心。

偏偏他,身居帝王之位,有太多不得已的地方,这些不得已的东西就像是一道道的枷锁将他的手脚都捆绑在一起,每每行事必须瞻前顾后、顾大局,不敢有一丝一毫的任性!

也因此,就凭着洛瑾容对倾慕的器重,如果让对方知道倾慕的事情,还不知道会发什么样的脾气呢。

头疼。

流光内力渐渐恢复,听见了凌冽手机里的声音,道:“宝亲王(洛瑾容)虽然行事我行我素,却也是明白事理之人,他听了太子殿下的事情之后,必然心疼大过责怪。”

倾蓝一阵紧张:“瑾容爷爷要来了?”

倾容也紧张起来:“什么时候,我跟倾蓝去机场接他吧!他一个人吗?”

凌冽轻叹:“他应该是现在就往机场赶了,这样才能赶在明天早上抵达宁国首都。”

翌日——

洛瑾容刚从私人飞机里出来,就看见洛杰布跟乔歆羡都面

带谄媚笑容地望着他。

洛瑾容见他们如此,面色更加阴沉。

从升降台阶上下来,乔歆羡接过他的行李:“表哥最近越发丰神俊朗了,是不是吃了什么特别的保健品了?”

洛杰布也揽过洛瑾容的肩:“歆羡真不会说话!我们瑾容向来天人之姿,天生丽质,天天这么帅气,哪里还需要吃什么保健品?”

洛瑾容眯着眼提高警惕:“我吩咐陛下派卓然过来就好,没曾想皇兄跟表弟齐齐都到了,看来,问题比我想象中还要严重的多。”

“看看!瞧瞧!我就说表哥是个狐狸吧!什么都瞒不过他!”乔歆羡将行李箱放在后备箱里,笑着过来,亲自给洛瑾容打开车门:“走,咱们上车说!”

车子是月牙湾里出来的宫a字头的加长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