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7

这件事,之所以棘手,是因为阿拉伯的强大。

当然,不管怎样,凌冽都不可能因为对方国家比自己强大而将自己的掌上明珠拱手相让。

更何况,海哲思还是个领养的皇子,并非阿拉伯真正的皇嗣。

就皇室血统而言,就算要迎娶,也排不上!

凌冽对着卓希道:“饭局肯定是要安排的,原本海哲思来的那天就是你们外交部跟商部去接机的。

昨晚他还参加了荣耀之夜。

也难怪他会重金买下贝拉的试卷,原来是为了讨好贝拉。”

因为,贝拉是对倾羽公主很重要的人。

可惜了,再讨好也没用,因为倾羽公主注定是雪豪的。

卓希谨慎回答:“我们不能怠慢,因为阿拉伯的是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陛下,我建议先行宴请,再在宴会上表明倾羽公主已经有合适的未婚夫了。

阿拉伯的男子对于女性的选择要求很高,尤其是皇室,应该不会要一个已经定下夫家的公主。”

美女清纯卡哇伊哪吒头卧室美照

凌冽若有所思,缓声道:“不嫁是肯定的。

再说,他们想要联姻的目的肯定不是因为海哲思真的喜欢倾羽。

爱情这种事情,咱们都是过来人,素未谋面,何谈真爱?

再加上穆斯林允许男性有四个妻子,倾羽是我的掌上明珠,我如何能让她嫁去一个那样的国家?”

卓希笑了:“之前我一直以为,阿拉伯的女子地位低下不过是从前。

但是,听今年刚去阿拉伯走访过的朋友告诉我:那边的女性,在丈夫不在家的情况下,是没有走出家门的权利的。

只有家里男性带领,女性才能出门走走。

并且一身黑衣,浑身上下包裹的很严实,纱巾遮面,即便炎炎盛夏也是如此。”

凌冽耸耸肩,温润地笑着道:“可是上帝厚爱阿拉伯。

给了他们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石油跟天然气!

他们靠山吃山靠水吃水,也凭借丰厚的自然资源成为球最富有的国家之一!

我们宁国,只能说是最富有的东方国家,放在地球仪上来看,那就相当渺小了。

但是阿拉伯呢?

他们不管放在他们自己的区域,还是放在地球仪上,都是不可或缺的。”

卓希闻言,心中感慨万千。

更是凭空腾起一股汹涌的斗志:“我相信陛下有生之年,咱们一起奋斗,一定可以达到阿拉伯这样的程度,让宁国成为地球仪上不可或缺的国家。”

凌冽笑了:“倾慕的儿子还差不多!

宁国的版图越来越大了,国家小,既好管理、也好发展。

但是国家大,僧多肉少,资源有限,只能步步为营、且走且看!

如今宁国四面八方天灾人祸越来越少,我已经非常感激了。

不求世界第一,但求国泰民安!”

当晚,倾羽被凌冽叫回去用晚餐。

她是带着雪豪一起的,因为现在不管她做什么,都要带着雪豪。

而且之前有两年的时间,倾羽的身体都没长,一直是13岁的样子,以至于后来她都不上课了。

在学校,大家都是青春期的孩子,个子越长越高,女孩子也是越来越凹凸有致的。

她一直一个样子,实在是惹人怀疑。

她都是让雪豪给她上课。

她想好了,她要跟姐姐一样,回头直接去参加春考就行了。

后来,因为意识到自己永远长不大,也不能有例假,也不能做妈妈。

所以倾羽跟着流光取经,渐渐的也有了例假,也开始长大了。

之前一直不觉得,就想着,倾羽就是个小孩子。

但是如今,当十七岁的她跟雪豪手牵着手一起从太子宫的大殿里进来的时候。

她脑袋上带着粉红色的飞机帽,一身柠檬黄色的长款小羊皮羽绒服,一双大大的、漆黑的眼睛闪闪发光,怎么看怎么有灵气。

贝拉一下子就从沙发上站起身,走上前将倾羽抱住:“宝贝!你回来啦?”

圣宁瞧着,问爹地:“我怎么觉得,妈咪每次抱着姑姑,说的话,都跟对我说的一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