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8

卓希见哥哥嫂子们在家庭组里一直没说话。

就知道他们一定是想来,却来不成,心里在着急想办法还不好开口。

他笑着道:“一切都好,莉莉的病房是个小套房,医院里也订了月子餐。

宝宝的用品之前皇后自己置办的时候,还给我们也置办了一套,奶粉、尿不湿什么都是一样的。

不过莉莉说看情况,她想母乳。

所以你们大家安心做自己的事情,不要着急,我们一切都好。”

卓希发完短信,还附上两个大大的微笑。

他想让哥哥嫂子安心,也希望小风在赶来的路上不要这么着急,注意安,更希望豆豆在殿下身边能安心做事。

瞧着自己跟老师请假跑回来的jack,他就知道大家的心情肯定都是一样的。

卓然刚想回复,说他夜里去看看。

因为陛下不可能半夜还在办公的,晚上肯定要回去看看小五殿下。

结果,里头一阵砸东西的声音传来了,一个重臣吵着说了什么,夜康直接怒了!

清凉私房的衬衣妹子的唯美写真

陛下更是大喝一声:“不想干的滚回家!”

卓然额头开始冒汗。

沉吟了两秒,还是硬着头皮开门闯进去!

他拿着扫把将那一块地板上的杯子扫干净,才发现是左丞相秦思勉的杯子没了。

敢当着陛下的面砸东西,秦思勉真是条汉子!

会议室里鸦雀无声!

凌冽面色铁青,谁也不看,看着面前祖上传下来的钢笔!

夜康冷着脸,一手握拳,也不看谁,倒是秦思勉一直瞪着夜康,仿佛非要用眼神在夜康的脸上瞪出一朵花来。

一个文臣,一个武将,中间是陛下。

卓然想想这画面都觉得鸡皮疙瘩起来了。

其实卓然不必做这些事情,因为除了凌冽的御书房之外,整个小楼的卫生跟工作都有宫人们专门打扫。

只是如今他们在开议政的会议,不适合让宫人们进来这样严谨的地方。

“每个人上碗面。”凌冽忽而幽幽道:“随便弄几个开胃的小炒。

再吩咐小厨房熬一锅绿豆百合汤,让秦大人跟乔部长临走的时候,每人都带一份回去,降降火气。”

卓然:“是。”

卓然赶紧下去吩咐。

厨子得到消息,立即去办。

而小会议室里,秦思勉忍不住道:“都说新官上任三把火,乔部长怎么一上来就软绵绵的?说什么打仗花钱,你乔家那么多钱,贡献出来一点又怎样?”

“我不跟你扯!”夜康一个眼神都不想给他:“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陛下让秦大人过来是分析雅西与我国家地紧张局势,而不是问你要不要打仗!

军权如今在我手里,打与不打我说了算!

你砸杯子又算什么?你有本事把御书房拆了啊,我就坐在这里看着你蹦跶,我就是不打仗!”

秦思勉气的吹胡子瞪眼:“你!”

“好了!”凌冽无语地看着秦思勉:“你一个五十岁的老前辈,跟一个晚辈计较什么?你有你的出发点,但是夜康也有他的考虑!”

他凝眉道:“乔家有钱,乔家是有钱,但是人家的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人家通过自己的努力跟聪明的头脑,有这么

本事赚钱!

人家赚钱,人家还能为了国家贡献自己的力量!

老乔部长建的歆羡大桥,如今的重要性要我重复给你们听?这大桥是人家自己花钱造起来的,没用过国库一分钱!

就连乔家老三夜威如今都是耳熟能详的慈善家了!

别说现在军区里很多的建设跟装备,乔家也投了钱了!

人家能赚,你们有这么本事赚吗?

人家能奉献,你们有谁奉献过什么吗?

乔家对于宁国奉献的收入与奉献的比例,你们按照你们年薪与奉献的比例来奉献,你们能做到?

做不到,就闭上这个嘴巴!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要是真的打仗,真的需要发动国捐款来集资军费的地步,那、不光是乔家,所有人都得捐!

按照你们的收入比例来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