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8

月光洒落在林子里,小黑在前面跑跑停停,李炫跟在后面深一脚浅一脚,鼻翼中忽然嗅到一丝熟悉的味道。;r /

;r /

“奇怪,难道这附近也有琼浆灵焰形成的地火温泉吗?”;r /

;r /

李炫对这味道很敏感。;r /

;r /

有一种异火名为琼浆灵焰,就是以液体状态存在的。;r /

;r /

凡是有琼浆灵焰存在的地方,都会有大片大片的地火温泉。;r /

;r /

前面林中雾气萦绕,让李炫断定前面必定有地火温泉,不禁大为惊喜。;r /

;r /

美艳郭又嘉的甜美味道

本来他是要寻找阴极之地的,若是能够找到琼浆灵焰,也是一个巨大的收获。;r /

;r /

再往前走,氤氲之气越来越浓,五六米开外几乎就看不清楚人了,不过在这一片宁静的月色下,李炫隐约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咦!”;r /

;r /

李炫正奇怪着,一眼就瞥见前方不远的雾气中现出个影影绰绰的背影。;r /

;r /

“有人!”;r /

;r /

朦胧的水汽也难以阻挡李炫的毒辣目光,那背影曲线曼妙,分明属于某个年轻女子。;r /

;r /

小黑早已经停下来,又蹭起李炫的小腿来,脸上分明露出一副套功劳的贱样。;r /

;r /

“你这混蛋,我让你找阴极之地,谁让你找女人了!”;r /

;r /

李炫气不打一处来,真想一脚把这贱貂踢飞。;r /

;r /

不过念头一转,李炫还是掏出两片肉干丢给小黑。;r /

;r /

这家伙一口吞了一片,又叼着另外一片钻进石头缝里慢慢享受去了。;r /

;r /

李炫不去管小黑,伏下身子悄无声息小心翼翼的前进了几步。;r /

;r /

距离越来越近,那背影也越来越清晰,而在李炫的耳中,也能听见一阵阵“哗啦啦”的洒水声。;r /

;r /

“还真是地火温泉……这附近十有有琼浆灵焰的存在。”;r /

;r /

李炫暗想。;r /

;r /

绕过一堆乱石,李炫已经来到了一个巨大的温泉池边缘。;r /

;r /

从他的位置看过去,恰好能看到池子中央一个清晰的身影。;r /

;r /

“等她走了,我再慢慢查探吧……”李炫心中想着,悄然后退。;r /

;r /

没想到才一撤步,一脚却踩在块滑溜溜的石头上!“啪嗒”一声,石头滚落出去。;r /

;r /

动静很是细微,可在寂静无人的深夜之中,却十分的清晰。;r /

;r /

女人又不是聋子,怎么可能听不到,一招手,搁在池边石头上的衣裙就如同被一根线牵引着似的,凌空飞到她面前。;r /

;r /

双手抓住衣裙往身上一罩,只一瞬间就把身体遮住大半。;r /

;r /

女人身形再是一闪,已经来到李炫眼前。;r /

;r /

“无耻小贼,竟敢偷窥我!”;r /

;r /

女人喝道,五指箕张,朝着李炫的天灵盖抓下。;r /

;r /

“啪”的一声,她的手还没触及李炫的天灵盖,已经被凌空捏住,一股灵气瞬间西边她的四肢百骸,顿时动弹不得。;r /

;r /

女人骇然,这才知道偷窥的小贼居然是个极强的修士!“这位道友,你别冤枉人。;r /

;r /

我走过来看见有人,就立刻转身,什么都没看到。”;r /

;r /

李炫解释道。;r /

;r /

“你没看到我?”;r /

;r /

女人也渐渐冷静下来,目光灼灼的盯着李炫,想看出他是否在撒谎。;r /

;r /

“确实没看到。”;r /

;r /

李炫义正辞严的道。;r /

;r /

这种时候,看到了也肯定要说没看到,不然平白无故的惹来麻烦,不值得。;r /

;r /

女人冷哼一声“就算你没看到,干什么偷偷摸摸的,深更半夜跑到这种地方,谁知道你是不是要做什么坏事!”;r /

;r /

李炫无奈的道“你也说了是深更半夜,我怎么可能知道有人在这里洗澡?”;r /

;r /

女人脸上一红“你先放开我。”;r /

;r /

李炫放开女人,退后两步。;r /

;r /

女人揉了揉手腕,再打量李炫几眼,道“你不认识我?”;r /

;r /

“我应该认识你吗?”;r /

;r /

李炫奇道。;r /

;r /

女人道“不认识最好……你说,你半夜跑到这里干嘛?”;r /

;r /

“我是来寻宝的。”;r /

;r /

李炫实话实说。;r /

;r /

“寻宝?”;r /

;r /

女人愣了下,似乎有所醒悟,“哦,你是府里的人。”;r /

;r /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李炫立刻道“府里的人到处寻宝,你也知道?”;r /

;r /

“我是细雨楼的楼主,怎么会不知道。”;r /

;r /

女人随口说道,话一出口才意识到失言,立刻捂住嘴巴。;r /

;r /

“细雨楼?”;r /

;r /

李炫一愣,“我知道了,听说细雨楼有三位极为漂亮的楼主,莫非你就是其中之一!”;r /

;r /

女人又羞又气的道“我警告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r /

;r /

今天这里的事情,你要是敢说出去,我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r /

;r /

“我肯定不说。”;r /

;r /

李炫暗笑。;r /

;r /

细雨楼是黑云谷中颇有名气的一间法宝店铺,据说颇有一些珍贵的收藏。;r /

;r /

不过比起法宝更有名的是三位美女楼主,听说梅兰竹菊各擅胜场,风姿绰约,是许多年轻修士的梦中情人。;r /

;r /

眼前这女人无论样貌身材,的确都是上上之选,看来传言不虚。;r /

;r /

“不过细雨楼三位美女楼主,青兰,倚菊,咏梅,不知你是哪一位?”;r /

;r /

李炫好奇问道。;r /

;r /

女人脸上又是微微一红,月光下更添几分娇媚,轻斥道“你问那么多干嘛?”;r /

;r /

“我得打听清楚,隔日去登门道歉啊。”;r /

;r /

李炫道。;r /

;r /

“我才……”女人刚要再呵斥,忽然听到远处的乱石里发出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动,不禁吃了一惊。;r /

;r /

深深看了李炫一眼,女人道“我是秦倚菊,你若要道歉,尽管来细雨楼,看我……怎么收拾你!”;r /

;r /

说着,她身影一闪而出,片刻间就消失在黑暗之中。;r /

;r /

“秦倚菊?”;r /

;r /

李炫微微颔首。;r /

;r /

悉悉索索的声音又响起来,李炫叹口气道“小黑!你又在搞什么?”;r /

;r /

小黑从乱石堆里蹦出来,扑到李炫的脚下,咬住他的裤腿拉扯起来。;r /

;r /

“怎么了?”;r /

;r /

李炫疑惑的问。;r /

;r /

小黑虽然贱一点,却从来不曾如此的急躁不安。;r /

;r /

“吱吱!”;r /

;r /

小黑围着李炫的腿乱转,尖叫了几声。;r /

;r /

“难道你发现了什么?”;r /

;r /

李炫眼珠一转。;r /

;r /

小黑叫了几声,往远处跑出几步,回头冲李炫再叫。;r /

;r /

李炫就算是傻子也知道那边有什么古怪,他好奇的跟了上去,寻思着该不会那边也有个美丽的女修在洗澡吧?;r /

;r /

小黑跑的很快,李炫紧紧跟在后面,在乱石和温泉池中穿行而过,很快来到了一片山崖下。;r /

;r /

这是黑云谷后山的一处山崖,平日里人迹罕至,崖壁上爬满了藤蔓。;r /

;r /

小黑径直冲向山崖,一转眼就消失在藤蔓之中。;r /

;r /

李炫跟过去,这才发现藤蔓后面遮掩着一个小小的山洞。;r /

;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