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
18

特工局。

宝宝站在那里,握着手中的行李箱。

当李主任从楼上朝下看了她一眼,对着她道:“仙女蝶,上来!”

口吻有些凶了。

这世上的人,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都是一个样子:现实。

宝宝心中有数了,肯定是败露了。

她提着行李箱,漫不经心地坐着电梯上去。

走到二楼廊上,朝下面看,还能看见蝶组的姐姐们全都一脸看好戏一样盯着她。

所有人,都等着看她惨死的下场。

宝宝来到自己的房间门口。

曾经包裹着小人书的纸业,满地都是的。

她的房间被堆砌的犹如小心博物馆。

秋天眉目如画的清纯女子图片

光是凭法老权杖,紫檀琵琶,南宋茶碗,就已经可以风声鹤唳了。

夏侯琉茵带着面具,以至于让人无法观察她的表情。

可是李主任却是冷声道:“我相信小乔首长送过来,也是一位器重,想要好好栽培!

可是能?

简直辜负了我们所有人的期盼!

这些东西是什么?能不能好好解释?”

宝宝什么也不说。

这时候,说多错多。

她心里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即便是给她定罪,有两个人是要通知到位的。

一个是勋灿,因为是他带她来的特工局。

一个是倾慕,因为是他亲自教她射击的。

就凭这两个大人物对待她的特殊性,她相信即便是枪毙,也要等事情报上去再说。

而洛晞不会让她有事。

只是,这件事情她没处理好,会不会影响到她被册封公主?

夏侯琉茵心中百转千回,确定自己不会有事之后,更淡定了。

一双眼,闪着从容,整个站在那里却丝毫不紧绷,相反,还有些慵懒。

长长的马尾帅气地绑在脑后,即便五官平平,可是那气质跟眼神,却让她跟一般的学员区分开来。

男首长有些好奇地望着她:“耍我,好玩吗?”

之前他怀疑别的学员是内鬼,她还一路跟着,帮人家求情、洗脱嫌疑呢。

却原来小贼就是她!

这丫头,这是什么意思?

这么多宝贝啊,这身手,简直……这南宋茶碗又是哪儿来的?

宝宝淡淡道:“给小乔首长打电话吧,让他来解释。”

一句话,云淡风轻,让在场的人蹙了下眉。

李主任忍不住道:“看看这些东西,已经不是小乔首长可以保得住的了。

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懂吗?

更何况,是谁啊?

小乔首长也不能保!”

“那我呢?”

一道清新悦耳的声音传来。

紧跟着,洛晞俊朗熟悉的模样出现在二楼的长廊,并且越走越近。

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是受人敬仰的太子殿下!

广场上的女孩子们纷纷激动起来,更觉得仙女蝶必死无疑!

就是这一瞬,李主任他们一看洛晞来了,也是这样想的,等洛晞看清仙女蝶偷盗的真面目,不知会不会亲手解决?

这仙女蝶,小小年纪,也是个人才!

可惜了!

洛晞一脸不耐地靠近,来到夏侯琉茵身边,朝着房间里瞧了眼。

床上,安安稳稳的摆着他家宝宝的玩具。

他扬起下巴,勾唇:“宝宝,原来小贼就是呀!”

当夏侯琉茵看见洛晞的这一瞬间,满满的不敢置信。

他不是走了吗?

怎么这么快就折回来了?

还是说,他一早就得到消息?不可能啊!

边上,很多人开始说话了——

“参见太子殿下!”

“参见太子殿下!”

李主任道:“太子殿下,仙女蝶虽然身份可能特殊,但是身为军人,做出这样的事情严重违反军纪!

如果不是这次被发现,还不知道这些无价之宝要隐匿多久,更不知道将来还会不会有更多的宝物被她盗取!

小小年纪,野心不小,手段更是不容小觑!

依着军规,理应处死!”

那位首长闻言,眸子也是转了转。

而且上次法老权杖丢失,整个特工局搜索无果,也算是他的一个耻辱。

虽然乔歆羡大发雷霆,却并未对他做出相应的惩罚举措。

可是在军人的眼中,耻辱依然产生,上首不对自己进行教育惩戒,这是给自己机会,是上首爱惜自己。

但是,他必须一雪前耻。

如今终于找到对象,虽然是个孩子,但是也是军人。

军人,就要服从一切军规军纪!

“太子殿下。”他也开口了:“上次我大肆搜索都没有结果,这孩子还屡教不改,明显是惯犯。

并且毫无廉耻心,毫无集体荣誉感,毫无黑白是非的观念!

这样的人,是我们特工局的耻辱。

恳请太子殿下为我特工局的声誉着想,将其秘密处置了吧!”

蝶组住宅大楼之前的广场上。

女孩子们齐齐高呼:“严惩不贷!震我军威!严惩不贷!震我军威!”

场面,一时间非常震撼。

洛晞始终眸光淡淡,望着床上的东西,又看着宝宝。

可是,宝宝却是一脸楚楚可怜地盯着他。

一双大眼睛眨巴眨巴。

他说过的,只要她这样望着他,他就很不能将全世界都给她。

他总归不能说话不算数吧!

洛晞打了个响指:“所有人从房间里出去!”

于是,众人纷纷退出去。

李主任望着夏侯琉茵:“滚出去!”

洛晞凝眉,浑身散发出不悦的情绪:“掌嘴。”

下一秒,宝宝的小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李主任脸上煽了两巴掌!

啪!

啪!

刚才,当李主任趋炎附势,对着她说着无情的话,什么处死的时候,宝宝就想揍人了。

只是苦无机会。

李主任愤怒地望着她,她却是将自己发红的掌心递到了洛晞的面前:“晞!痛!”

洛晞看着宝宝发红的掌心,很是心疼地拉过她的手。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眼眸下,轻轻吹了吹。

宝宝歪着小脑袋看着他:“我可能念不下去了。”

洛晞表情淡淡:“那就不念了,刚好我要进宫,跟我一起去,把东西都带上。”

他将她的小手放下去,却是没有松开。

而是入侵率一般,轻轻握在了掌心里。

另一手,从她面前接过了那只行李箱,望着身后与自己一道进来的司机。

司机立即上前一步将行李箱接过去。